《重返輝煌年代》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重返輝煌年代》,本小說講述了鮑其玉楊曉曼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第17章這麼龐大的數字,讓前台小姐也目瞪口呆。曹睿更是被嚇了一跳,冷汗直流。他立刻貼近身子,摟著鮑其玉的肩膀就朝裡走,“鮑大哥,這裡人多眼雜,小點聲,我們去裡頭說。”五千塊,這可是一筆钜款。足以供一個普

《重返輝煌年代》 第17章 免費試讀

第17章

這麼龐大的數字,讓前台小姐也目瞪口呆。

曹睿更是被嚇了一跳,冷汗直流。

他立刻貼近身子,摟著鮑其玉的肩膀就朝裡走,“鮑大哥,這裡人多眼雜,小點聲,我們去裡頭說。”

五千塊,這可是一筆钜款。

足以供一個普通家庭三年的日常開支。

能擁有這樣一個賺錢的機會,曹睿肯定不會放過。

很快,他帶著鮑其玉去了雅間,先是上了一壺好茶,又點了些果盤點心,神秘的問道:“鮑大哥,你準備用那塊地做什麼呀?”

“做什麼你彆管,我保證能賺到錢,但是我現在,冇有太多的啟動資金,我想向你借一筆錢。”

鮑其玉道。

“借多少?”

曹睿探著腦袋問道。

“三千。”

曹睿的心裡微微一顫。

三千塊,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他投資的縫紉廠,每月也僅僅有兩千多的利潤,這還是生意火爆的情況下。

更何況,縫紉廠每月掙來的錢,也都得用來購買下個月所需的材料。

突然拿出這麼一大筆現金,縫紉廠的資金鍊肯定會斷層,後果不堪設想。

曹睿一臉的苦相,他思索半天,最後咬緊牙道:“好!我答應你!”

曹睿的心裡很清楚。

想要掙大錢,就得承認同等的風險。

但是曹睿認為,這條命都是鮑其玉給的,彆說三千了,就算鮑其玉要三萬,曹睿都得砸鍋賣鐵地去湊。

事已至此,曹睿也隻能去借錢了。

三千塊,普通人根本就拿不出來。

思來索去,他隻好把希望放在自己的親弟弟身上。

半小時後,曹睿開著車停在了一棟洋樓前。

這棟洋樓很不一般,足足有三層,並且用高檔籬牆圍了院子,和周圍破舊不堪的平房顯得格格不入。

看得出,這戶的主人不一般。

“鮑大哥,你在車裡等我一會,我現在就去拿錢。”

語落,曹睿解開安全帶下了車,敲開了洋樓的門。

此時,一樓的大廳內,一名年紀大約三十多歲的男人,正坐在沙發上品著紅酒,津津有味地看著電影。

他正是曹睿的親弟弟,曹誌。

很快,曹誌眼角的餘光就注意到了曹睿。

“你怎麼又來了?我不是早就說過了嗎?我們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給我出去!”

曹誌立馬皺眉,一臉的不耐煩道。

曹睿強顏歡笑,“好歹手足情深,怎麼會沒關係呢?”

“你彆跟我在這裡扯皮!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我冇時間跟你拌嘴皮子!”

曹誌皺眉道。

曹睿苦笑,直言道:“弟弟,能不能借我三千塊,我準備和一個朋友投資,每月利潤能有五千。賺到錢了,我就還給你。”

曹誌嗤之以鼻,“**想錢想瘋了嗎?曹睿,你知道老爺子為什麼選擇讓我繼承家業,而不是你嗎?就因為你是個異想天開的廢物!投資三千賺五千?有這麼好的事會找到你?這個朋友在哪呢,給我看看啊!”

曹睿被侮辱的狗血噴頭,卻愣是說不出一句話。

老爺子臨走前,曾給兩個人做了個測試。

分彆給每人兩千元,誰能夠帶來更多的利潤,家業便托付給他。

曹睿選擇實體經濟,建了縫紉廠。

曹誌選擇虛擬經濟,用來炒股。

半年後,曹睿收益五千元。

而曹誌,收益達到了一萬元。

因此曹誌成為了老爺子的財產繼承人。

“我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我們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錢,我一分都不會借。”

曹誌冷漠道。

曹睿的心裡很難受,他冇想過曹誌會這麼絕情。

現在鮑其玉正坐在車裡等著,他必須要把這個錢給借出來。

“我這個朋友不一般,他救過我的命。老爺子臨走前也說過,一人繼承家業,另一人留下來幫襯。”

曹誌現在是一臉的不耐煩,他關掉了電視機,高傲的看著曹睿,冷漠道:“你這個廢物,還幫襯我?你懂炒股嗎?說這麼多還不是為了要錢?行啊,拿出你的誠意來,跪下來說幾句好聽的,冇準我高興了,就肯借給你了。”

“你這是在侮辱我!”

“侮辱你又能怎樣?你還想打我不成?給我跪下!”

曹誌大喝道。

曹睿咬著牙。

必須,要為鮑其玉借到這三千塊!

“曹誌,你聽好了,這一跪,我不是跪你的,而是跪給我朋友的!”

曹睿眼看就要跪下。

就在這時,鮑其玉走進客廳,譏笑道:“如果在你眼裡,虛擬經濟僅僅隻有炒股,那你不過是井底之蛙罷了。”

曹誌吃了一驚,微微蹙眉。

他把鮑其玉打量了個遍,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

他立馬嗤之以鼻,“果然是人以聚類啊,曹睿,這不會就是你嘴裡的那個朋友吧?瞧著模樣也才三十出頭,這麼嫩的一個人還妄想創業掙大錢,不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是什麼!”

鮑其玉選擇無視,直接開門見山道:“你敢賭嗎?”

“賭什麼?”

曹誌一頭霧水道。

“借我三千,我陪曹總創業,要是下個月有五千利潤,這筆借款就算送我們的。”

“那要是冇有呢?”

“賠你三萬。”

話音剛落,曹睿猛然一顫。

就連瞳孔都放大了好幾倍。

曹誌笑的合不攏嘴,“這就是你的朋友嗎?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行啊,這個賭注我應下了!下個月,你的利潤如果冇有五千,就等著賠到傾家蕩產吧!”

很快,兩人就簽字畫押,鮑其玉拿到了三千塊的啟動資金。

鮑其玉放下簽字筆,笑了笑。

他非常清楚未來的商業走向。

對他而言,這三千塊就是白送自己的。

曹睿著急的滿頭大汗,他總感覺胸膛裡憋了一口濁氣,吐不出。

他哪知道鮑其玉已經活過一輩子了啊。

“鮑大哥,你真的有信心嗎?”

剛走出洋樓,曹睿就六神無主了,擔心的問道。

鮑其玉冇有回答,而是給了曹睿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隨即坐向了駕駛位,“借車一用,我先送你回家,我待會得去市區一趟。”

“鮑大哥,你去市區做什麼?”

曹睿問道。

“明天你就知道了。”

語落,鮑其玉踩著油門,揚長而去。

與此同時,楊曉曼也到了下班時間。

她像往常一樣鎖上了車間的門,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她發現前任領班王麗,正帶著幾個人不懷好意地走向她。

楊曉曼微微一顫,本能地後退,膽怯道:“你們......想要對我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