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妻楚淺》 小說介紹

寵妻楚淺小說(主角楚淺蕭不凡)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啊……”昏暗的牢房,一位身穿著淺青色長裙的女子,被人活生生的剝去了臉皮。那張臉,血肉模糊。而從她臉上取下來的麪皮,卻完整成型。女人痛苦的抬起雙手捂著滴著鮮血的臉,難過、絕望的看向站在牢房外麵身姿挺拔的

《寵妻楚淺》 第1章 免費試讀

“啊……”

昏暗的牢房,一位身穿著淺青色長裙的女子,被人活生生的剝去了臉皮。

那張臉,血肉模糊。

而從她臉上取下來的麪皮,卻完整成型。

女人痛苦的抬起雙手捂著滴著鮮血的臉,難過、絕望的看向站在牢房外麵身姿挺拔的男子。

他,墨鴻禎。

燕國的太子殿下,楚家的乘龍快婿。

也是她楚淺一見鐘情的白月光。

她賭上了自己的終身幸福,為他嫁入了平南王府,動用自己的醫術掏空了丈夫融安世子的身子,幫助楚家與太子徹底擊潰了手握重兵的平南王蕭家。

她以為,皇上下旨抄蕭家的時候,便是她回到楚家之日。

可是她錯了!

她的父親冇有看過她一眼,她心心念唸的白月光,親自命人剝下她的臉皮。

這個時候楚淺才清醒過來,她隻是楚家和太子的一顆棋子。

可她不甘。

她不甘!

楚淺跪著,一步步走到牢門前,伸手抓住了牢籠,痛苦的嘶吼道:“墨鴻禎,我真傻,我真是傻我怎麼傻到相信你還會要我……”

站在牢房外的男子,眉目間透著一股厭惡感,看她走近,他往後退了一步,語氣冰冷的說道:“楚淺,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生來便是楚家的嫡女,卻與姚雪陰差陽錯,與她錯換了人生,她替代了你,成為楚家的嫡小姐,你替代她,成了樟安村一寡婦的女兒。”

“生來尊貴有什麼,活的貧賤,下等,你還癡心妄想被接回楚家後,能夠與姚雪換回身份,做孤的未婚妻,楚淺,你真是可憐。”

“在孤心裡,你配不上孤,姚雪雖是農婦所生,可她的教養是你連一個腳趾頭都比不上的,若不是你懂點醫術,你爹孃都不願把你接回楚家。”

“你在楚家……就是個多餘的。”

——多餘的!

她楚淺忙活了一場,原來是楚家的恥辱。

現在棋廢人亡。

他們就巴不得讓她死。

楚淺“嗤嗤”的笑,又因心生悲涼而流下血淚:“哈哈哈哈……哈哈哈……原來母慈子孝,父兄仁義,不過是循循善誘,我為魚餌,助你皇室剷除百年忠烈蕭家軍,無恥,一群無恥之徒。”

楚家無恥。

太子無恥。

天家無恥。

她更無恥!

“哈哈哈……”她笑聲震耳不絕,麵目略帶猙獰。

這時一道倩儷的身影,從外頭走入,她看到楚淺那張血肉模糊的麵孔時,嚇的花容失色,尖叫了一聲:“啊……”

墨鴻禎立刻回身,將那女子攬入懷中,抬起了另一隻手,用寬鬆的衣袖擋在了楚姚雪的麵前,柔聲道:“姚雪,你怎麼進來了。”

“她,她……難道是二妹妹?”

“不過是下賤之人,曾配做姚雪的妹妹,來人,把那個女人的手腳砍了,舌頭拔了,眼珠子挖出來,將殘肢送給融安世子,餘下的泡在酒罈裡,她引誘蕭家謀反叛逆,罪大惡及,不配為人,。”

話落,楚淺被人按在板子上。

刀起時,鮮血四濺。

慘叫聲也從牢裡傳出,但冇多久,聲音消失了。

她的舌被人連根拔除,眼~珠子被人掏出,她雙目失明,口不能言,但她還能聽得見外麵的聲音。

墨鴻禎還來看過她一眼,他告訴她:“在你十二歲那年,不是孤把你從匪徒手裡救回來,救你之人是你的丈夫蕭不凡,楚淺,平南王府那樣金尊玉貴的家庭,你縱使嫁過去了,也冇享到什麼福分,想來,你天生命賤,是個無福之人,希望你來生投個好人家,彆再遇到孤了。”

楚淺渾身痛,死對她來說成了奢望。

她泡在高濃度的酒水裡,生不如死,暗無天日。

隻知楚姚雪每日都會到她跟前,向她炫耀她的美好人生。

痛嗎,痛。

但痛到骨子裡,就麻木了。

後來,楚姚雪冇來了。

外麵響起了兵馬踏城之聲。

她再一次聽到楚姚雪的聲音,是她向蕭不凡求饒,慘叫。

她的丈夫蕭不凡,來了。

她明明看不見,卻能感受得到,蕭不凡用同樣的法子將楚姚雪裝進了酒罈子裡。

然後抱著她的軀體說:“嬌娘,我來給你報仇了。”

嬌娘是她在顧家的名字。

楚淺躺在他的臂彎,那張被折磨的麵目全非的臉,緩緩劃開了一抹淺淡的笑。

她看不見抱著她的男人也失去了雙腿,但這場戰役他終究勝了,可她也晚了!

彌留之際,蕭不凡對她說:“來生不做楚家女,蕭家妻,隻做你自己!”

對,她要做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