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戰神》 小說介紹

大明戰神講述了葉擎蒼煙羅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第18章並肩王府。“王爺,明日便啟程走嗎?”薑夢晗雙手放在葉擎蒼的肩部,輕輕揉按,詢問道。“事不宜遲,早日解決了安州的事宜,陛下也可安心。”葉擎蒼抬頭,雙眼溫和的看著自己的王妃,拍了拍其手溫和說道。薑夢

《大明戰神》 第18章 免費試讀

第18章

並肩王府。

“王爺,明日便啟程走嗎?”薑夢晗雙手放在葉擎蒼的肩部,輕輕揉按,詢問道。

“事不宜遲,早日解決了安州的事宜,陛下也可安心。”葉擎蒼抬頭,雙眼溫和的看著自己的王妃,拍了拍其手溫和說道。

薑夢晗笑了笑,靜靜的為葉擎蒼揉按肩部。

“我知你在想為何早朝上我會掛帥出兵。”葉擎蒼轉了個身子,牽住薑夢晗的手笑道。

兩人在一起這麼多年,葉擎蒼又怎會不知道薑夢晗在想什麼。

“秦會等人把持朝綱,要想重整朝綱絕非易事,陛下剛掌權不久,各地災害頻發,百姓早已對陛下頗為不滿,若是因安州的事情擴大至其他州地,恐生事端。”

葉擎蒼站起身,摸了摸薑夢晗擔憂的臉,繼續說道:“你是不是想知道,無論是秦會那邊,還是保皇派以及其他牆頭草為何會突然一致希望本王掛帥?”

“因為秦會等人是希望神機營跟王爺早日離開京城,威脅不到他。”說罷,薑夢晗彎著頭,隨後看了看四下無人,便微吐舌頭,笑道:“至於保皇派臣妾便有些不明。”

“哈哈哈哈哈,王妃所言其是。”葉擎蒼大笑一聲,隨後眼神有些發冷:“在保皇派心中,本王其實與秦會等人無二般。”

“這是為何?王爺可是一心一意為大明,蒼天可證,這天下誰不知道?”薑夢晗蹙眉不解。

葉擎蒼搖搖頭,繼續說道:“朝堂之上的事,何談如此簡單,保皇派的目的便是維護皇權,尊崇陛下。而本王如今的地位和實力對於皇權是極大的威脅。”

“隻要本王一天能威脅到皇權,保皇派便一日會忌憚本王,這便是為何他們也同意讓本王去安州,這安州又何止馬匪這麼簡單?那安州知府是秦會的女婿,保皇派亦是希望借本王之手,除掉秦會的一些黨羽。”

薑夢晗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突然說道:“王爺,臣妾想起了,前幾日,太後派來人說,不久要過大壽,設宴,讓我帶著豆豆前去。”

“嗯?太後?”葉擎蒼頓時恍然大悟,太後這個詞多年未出現在他腦海中。

晉安太後當年可是出了名狠角色,為了自己的孩子靖王成就皇位可是做了不少事,不過自從先皇武帝繼位後,這位太後退居後宮,頤養天年。

“突然在此刻設宴......”葉擎蒼抬頭望天,原本平靜的心頓時不安起來,朝著遠處喊道:“來人,去將煙羅叫來,本王有要事。”

“王爺,難道有什麼蹊蹺嗎?”薑夢晗見葉擎蒼突然的變化,疑惑道。

“冇事,隻是本王總感覺不對勁。”葉擎蒼搖搖頭......

“屬下參見王爺,王妃。”不過一會兒,一聲紅衣的煙羅出現在院內。單膝下跪說道。

“煙羅,本王有要事與你說......”

時間一晃而過。

三日後。

葉擎蒼親率三萬神機營大軍前往雲州,雲州算是大明離京城最遠的一個州,來回多則月餘。

更何況葉擎蒼還要帶著三萬大軍,行軍則是更慢。

“王爺,翻過這座山便離安州不遠了。”斥候朝著葉擎蒼回稟道。

“下去吧!”皇埔俊雄揮了揮手,抬頭看了看呐天色,朝著葉擎蒼說道“王爺,今日天色漸晚,不好過山,便在這裡修整一晚吧。”

“如此也好,通知各將士,安營紮寨。”

營帳內。

皇埔俊雄直勾勾的盯著葉擎蒼,比看自己媳婦兒都要開心。

“怎麼,本王身上有什麼不對嗎?”葉擎蒼被皇埔俊雄看的發毛,疑惑道。

“末將這些日子,總是感覺在做夢一般,老天眷顧末將,終於末將又這麼近距離看到王爺了。”皇埔俊雄此刻就像孩童一般,朝著葉擎蒼傻笑道。

“哈哈哈,這三年你也受苦了。”葉擎蒼笑著答道,雙眼微紅,拍了拍皇埔俊雄的肩膀。

兩人一同征戰多年,早已是生死兄弟,這些年,葉擎蒼昏迷消失,皇埔俊雄一個人帶著神機營處在邊境,可想而知扛著多大的壓力。

如果說葉擎蒼創建了這支神機營,並給予它靈魂,那皇埔俊雄便是一直精心嗬護這支部隊成長到如今,以至於,葉擎蒼的女兒都四五歲了,皇甫俊雄還是個老光棍。

“王爺你這說的,能看見王爺回來,吃苦算個屁。”皇甫俊雄臉色一橫,喝下一口酒,老氣道:“對了,王爺,當年那些刺殺你的人,查清楚了冇有。”

“他奶奶個腿,要是被老子逮到這些狗東西,一定要挨個挨個砍下這些傢夥的狗頭!”皇埔俊雄性情豪爽,直言直語,絲毫冇有因為葉擎蒼是王就表現出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

這放眼天下,敢跟葉擎蒼如此稱兄道弟,恐怕就他一人了。

這也是葉擎蒼最喜歡他的一點。

“目前還冇什麼眉目......”葉擎蒼搖了搖頭。

兩人舉杯對飲,把這三年冇有說的話,全給補上了。

半山腰出,突然出現十幾個黑衣人,手持弓箭正對準神機營駐紮區。

“放!”隻見一個黑衣人輕喝一聲。

瞬間十幾被點燃箭尖朝著神機營射去。

在到達那一刻,帶著火星的箭矢瞬間點燃神機營的帳篷。

“不好,敵襲!”守夜的士衛瞬間大喊,做出最快的反應去接水滅火。

營帳內。

葉擎蒼與皇甫俊雄聽見帳外的聲音,瞬間起身朝外走去。

“誰乾的。”皇甫俊雄一出去,帶著一身酒味,看見一堆堆火焰頓時大罵。

“王爺,將軍,從山上突然射來十幾支火箭,屬下已經安排人去。”一位偏將朝著葉擎蒼兩人回答。

葉擎蒼點點頭,對於這種情形,神機營的反應非常迅速,每個人都知道該乾什麼,冇有出現其他軍隊那樣,出一點事就慌慌張張。

“他媽的,哪個狗東西,敢在神機營的頭上惹事,不想活了。”皇甫俊雄是個暴脾氣。

就在皇甫俊雄說話間,突然,十幾道聲音從遠處響起,越來越近。

“哈哈哈,看來有人想暗殺本王。”見於此,葉擎蒼瞬間大笑起來,朝著旁邊的偏將說道:“儘量留個活口。”

偏將摩拳擦掌,得到命令後,提起長劍帶人衝去。

“王爺,你說這些傢夥從哪冒出來的,就十幾人想對付我神機營三萬人,腦子被驢踢了?”皇甫俊雄原本被點燃的火氣,再瞧見這等情景後,頓時氣焰消散不少。

還以為有大軍夜襲神機營,原來隻是十幾個跳蚤。

“本王聽說安州知府就是有一副臭皮囊,所以被秦會的女兒看上,實際上廢物不堪,原以為傳言是假的,秦會怎麼可能找個廢物當女婿,如今看來,是本王誤會了。”

“本王真是高看了此人。”葉擎蒼大笑走進營帳內。

皇甫俊雄瞪大雙眼,繞了繞頭疑惑不解:“今兒真是奇怪,從來冇見王爺這麼高興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