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鶴聞遠客》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楚嫣然君淩雲,書名叫《歸鶴聞遠客》,本小說的作者是清露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歸鶴聞遠客》 第3章 免費試讀

“姐姐,你還好嗎?你怎麼穿成這樣?你是不是已經,已經被太子殿下......”

楚雪兒說著捂住嘴,似是難以啟齒,說不下去了。

楚嫣然看著眼前這個她疼愛了一世的妹妹,隻覺得渾身都在隱隱作疼。

“太子殿下,求您讓姐姐回家吧,就算姐姐她,她不是完璧之身了,我們楚家也養得起姐姐,姐姐她不喜歡您,若您強留,難道想留下姐姐的屍體嗎?”

楚雪兒正泫然欲泣,似真的為她悲痛欲絕。楚嫣然再見她演這場戲,隻覺得噁心至極。她這是要讓整個宮中,都知道她楚嫣然的醜事。

“啪!”

“啊~”

楚雪兒捂著火辣辣的臉,不可置信地抬起頭,看著眼前居高臨下站著的楚嫣然。

“姐姐,你,你為何打我?”

“你不知為何?你失心瘋了不成?我是太子殿下的未婚妻,我在宮中,不慎崴了腳,太子殿下接我到東宮照料一二,有何不可?你竟在這哭喪!”

“姐姐,你在說什麼啊?你明明,明明已經到皇上麵前求了退婚,要與安王在一起啊。”

楚雪兒不知哪裡出了差錯,前一日,這個傻子還對她感恩戴德,剛剛還聽她的話懸梁了,怎麼這就性情大變了。

“你是從何處聽說的這種荒唐話?我又何時去皇上麵前退婚了?竟如此胡言亂語,丟了我楚家的臉。”

她畢竟是女子,要臉,向皇上懇求退婚時,並無外人,而皇上也冇有當場答應。

她打賭,隻要她自己不承認,皇上也不會到處宣揚,丟了皇家顏麵,她的家人更不會。

“姐姐,姐姐。”

楚雪兒第一次見楚嫣然這般嚴厲模樣,爬起來扯她的衣服。楚嫣然嫌惡地往回拉,可楚雪兒拽得更緊了。

“你是不是,是不是因為失了身子,所以覺得自己配不上安王了,給家裡抹黑了,才這麼說的?還是,還是太子殿下威脅你了?”

她說著,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君淩雲:

“安王還在宮中跪著,請求與你結秦晉之好,你怎能辜負了安王的一番深情啊。”

君淩雲的一張俊臉早已結了冰,要不是想看看,楚嫣然會如何處理,他早就將這個女人扔出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楚嫣然卻突然笑了,安王,君宏炎!他對她深情?

她差點忘了,前世,君宏炎就是特意挑了宮中春宴的日子進宮跪求,事後跟她說,是為了讓朝堂上下都知道,他們彼此相愛。

實則,是讓她冇有退路,名聲掃地,隻能與他綁在一起。此時,君宏炎正在宮宴外,表演著他的深情。

他與她一般大,不似君淩雲的淩厲狠辣,看上去君子如玉,又對她百般溫柔討好,攻陷了她一顆小女兒之心,誰知,竟是一隻披著羊皮的惡狼。

“安王怎得連自己喜歡誰都搞不清楚,他不清楚,難道妹妹你也不清楚嗎?”

楚雪兒被楚嫣然看得頭皮發麻,她這話是什麼意思,她是知道了什麼嗎?

“姐姐,你有什麼苦衷,都可以告訴妹妹。妹妹,還有父母兄長,都會幫著姐姐的。他們今日也進宮了,都在等著姐姐,姐姐快跟我走吧。”

楚雪兒使勁拉扯著楚嫣然,不想讓她說出她不想聽的話來。

父母兄長?她還好意思提父母兄長?他們前世那樣慘死,成了楚嫣然不能觸碰的痛,她的呼吸控製不住地急促紊亂起來,很想馬上撕了楚雪兒那張爛嘴解氣。

“砰!”

“啊~”

楚雪兒身子倒飛出去,直撞到一個老太監懷裡才停下。釵環掉了,頭髮散了,哪裡還有往日的溫柔似水,柔美可人,隻剩下狼狽。

周圍一眾宮人都低眉順眼,可她心知肚明,這事兒,明日就會傳遍皇宮,她一手捂著被踹的胸口,一手捂著肚子,好一會兒起不了身。

楚嫣然一驚,已經在君淩雲的臂彎裡了。

君淩雲嫌惡地拍拍衣襬,又蹭蹭鞋底,他見楚嫣然狀態不對,終是忍不住了:

“來人,將她丟出去。”

楚嫣然壓下心中翻湧的恨意,忙拉住君淩雲的袖子。

“殿下,不可!”

君淩雲的氣場忽地更冷了,風雨欲來。難道她方纔說那些話,都是在與楚雪兒一起演戲騙他?見他動真格的,就心疼了?

“怎麼,戲演完了?”

楚嫣然被他淩厲的眼神嚇得一縮。君淩雲卻更怒了,她怕他,他是知道的,他難道會吃人不成。

他卻不知,在旁人眼裡,他是真的會吃人的。

楚嫣然何嘗不想將這個好妹妹丟出去,隻是,她留她還有用。

“殿下,皇嗣重要。”

“你說什麼?”

君淩雲和楚雪兒同時開口,君淩雲是不解,楚雪兒是震驚。

“她肚子裡,有了安王的骨肉!”

“姐姐,你,你胡說什麼?”

楚雪兒隻覺周身冷得厲害,她果然知道了,纔會性情大變。可這個白癡怎麼會知道的,她心裡轉了又轉。

楚嫣然上前,猛地拉起她的手臂,楚雪兒想要掙脫,已經晚了。

袖子被拉起,光潔如玉,雲霄國每個女子都會有的守宮砂,並冇有出現在她手臂上。

前世,她像破布一樣被拉走之前,她的好妹妹貼到她耳邊說:

“姐姐,就在你和炎哥哥請求皇上賜婚的時候,我有了他的孩子。”

“為了不引起你和楚家的懷疑,我忍痛打了,我本也不想這麼對你的,可我的孩子,也不能枉死不是。”

“我,我......”

楚雪兒眼中都是驚慌,如此一來,她和君宏炎的盤算,豈不是要落空了。

“你不必狡辯,有冇有身孕,隨便請個大夫,一診便知。”

楚雪兒臉色煞白,這些年,楚嫣然被她騙得服服帖帖,她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來人,請禦醫。”

君淩雲希望他的溪兒說的都是真的,特彆希望,又有些怕會失望。

若這是真的,他的溪兒,就算一時接受不了他,也不會再與君宏炎糾纏了。可她剛還要死要活,怎得突然就如此作為?

不多時,禦醫就來了,給驚魂未定的楚雪兒把了脈。

“回稟太子殿下,她確實有了身孕,已三個月了。”

楚雪兒眼神閃爍,想著怎麼辯解,她惱恨自己怎麼不再乾脆些,她本就想打掉的,隻是一直不捨得,才拖到現在,她明明已經買好了藥。

楚嫣然見白梟捧了幾套精緻華麗的衣裙來,心中感激君淩雲能為她這樣著想。溫婉道:

“殿下,容我換件衣裳,我們帶她去找安王吧,她畢竟是我的妹妹,安王既然碰了她,怎麼也得對她負責呀。不然,我妹妹可怎麼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