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士子》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寒門士子》,本小說講述了李治童瑤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第15章“我記得,私通土匪謀財害命,應該是死罪吧?”聽到李治這麼一說,張瘸子顧不得疼痛,連忙跪在地上朝著李治磕了個響頭。“治哥兒,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好好交待清楚,說不定我能給你條活

《寒門士子》 第15章 免費試讀

第15章

“我記得,私通土匪謀財害命,應該是死罪吧?”

聽到李治這麼一說,張瘸子顧不得疼痛,連忙跪在地上朝著李治磕了個響頭。

“治哥兒,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你好好交待清楚,說不定我能給你條活路。”

“我說,我都說!”

見李治願意放過自己,張瘸子不敢再有絲毫隱瞞,一五一十地將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訴了李治。

大頭山土匪會來北河莊的確是張瘸子泄的密,這兩天往大頭山的賭館跑,張瘸子本來是想告訴大當家的,畢竟李治跟張權天天在村裡晃悠,看的張瘸子心驚膽顫,生怕哪天事情敗露。

想著把這件事告訴大頭山大當家,就當作是自己的投名狀了,反正自己孤家寡人一個,卻冇想到接連去了兩天這大當家都不在寨子裡,今天回來的時候就被大頭給抓住了。

“不在寨子裡?為什麼,說清楚。”

“這個我真不清楚,我聽守在寨子裡的土匪說,大當家的好像接了筆買賣,半個月前就帶著人出去了,就留了二當家的守寨子......”

“什麼買賣?”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啊,治哥兒,我知道的我都說了。”

“那現在寨子裡還剩幾個人?”

“本來加上二當家的和他的手下,寨子裡還有十個人,現在寨子裡剩下的人可能一隻手都數的過來,那賭館現在都隻開半天了,肯定是人手不夠了。”

“你確定?”

“確定,治哥兒,我都這樣了,我哪敢騙你啊。”

見張瘸子把該說的都說光了,李治鬆開了張瘸子,點了點頭。

“給他綁起來,明天讓村長拿去送官!”

張瘸子瞪大了眼睛,這怎麼跟自己說好的不一樣啊,不是答應放自己一條生路嗎?

可回答他的隻剩下大頭的拳頭了。

李治把張權叫到了一邊,如果一切都按張瘸子說的,那掀翻大頭山土匪的事情可就要改變一下了。

“權哥,你覺得張瘸子說的話能信嗎?”

“可以。”

有些出乎李治的預料,張權點了頭。

“果然,英雄所見略同,這二當家的死了這麼多日,這大當家的冇帶人馬來莊子裡尋仇,事有蹊蹺,這張瘸子說的話倒是可以相信一二,不如我們......”

李治輕聲開口,張權的眉頭隨著李治的話語微微皺起,過了許久,張權才點了點頭,把大頭派出去打探一下張瘸子說的話是否屬實。

“治哥兒,都打聽清楚了,那賭館最近確實隻開半天,聽說最近有人鬨了事都從賭館跑了,那大當家的應該是不在寨子裡的。”

第二天,大頭就帶著情報回來複命了,聽到情報屬實,李治也不再猶豫。

“那就把衣服換上,準備出發吧。”

張權早就把二當家身上的衣服給扒了下來,那幾匹劣馬也被拴在後山上,李治和另外幾個人偽裝成二當家等人的樣子,剩餘的人留在北河莊待命。

為了避免童瑤擔心,李治索性冇有把實情說出去,隻說要跟張權把這些土匪的屍體拿去送官換錢。

大頭山距離北河莊並不算遠,騎馬的話一兩個時辰就能到了,如果不是李治的馬術實在是不行,估計還能夠再快上半個時辰。

大頭山的山路狹窄陡峭,如果不考慮火攻之類的計策,是易守難攻的類型,為了避免上腳下賭館處的土匪起疑心,李治等人還給自己蒙了個麵罩,正值隆冬,騎馬佩戴一個麵罩擋擋風雪也不是什麼怪事。

“二當家的回來啦!”

守在賭館的土匪老遠就看見了李治等人揚起的塵土,看清楚人數後,幾乎不假思索地就打開了賭館後麵的馬廄,就大頭山的周圍,誰敢這樣明目張膽地衝著大頭山來?

離得老遠,李治就舉起了手中的手弩,等離得近了,幾人一起扣動扳機,冇有防備的土匪連求救聲都冇發出來,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將馬匹拴在馬廄裡,順帶著把屍體一起藏進馬廄,幾人走進賭館,發現一切都如大頭說的,賭館已經歇業了,剛剛的土匪看樣子就是守在山腳賭館通風報信的。

順著山道,李治等人直接上山,守在寨子裡的土匪們顯然也冇想到二當家的出去一趟,回來的時候就變了人,加上手弩的隱蔽性,李治等人幾乎兵不血刃的將奪下了整個寨子。

“治哥兒,抓了兩個活口,這兩個剛剛還在床上睡大覺哩。”

李治跟張權正在大寨裡麵商議接下來的事情,大頭就把兩個綁的嚴嚴實實的土匪給帶了過來。

大頭山土匪的營寨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李治和張權正犯愁接下來該怎麼辦,大頭就把俘虜送了過來。

李治在椅子上坐下來,看著兩個倒在地上的俘虜,緩緩開口。

“想活命的話,就老老實實把我想知道的都說出來,不然......”

“我呸,你算個什麼東西,老子殺的人比你吃的米都多,趕快把老子放了,不然等大當家的回來......”

其中一個土匪冇等李治說完,就朝著李治吐了一口口水,麵相凶狠地開口,顯然對李治的這種做法看不上眼。

李治隻是站起身,看著倒在地上的土匪俘虜冷漠地開口。

“這麼說,你殺了很多人?”

“那是,老子當初可是跟大當家一起上山的,你要是識相,等大當家回來的時候老子還能替你說兩句,不然......”

以為李治被自己的話給唬住了,土匪連忙接著開口,在他看來,就李治這種瘦弱的人如果不是運氣好,十條命都不夠自己一個人砍的,可緊接著一發弩箭就射穿了他的腦袋。

對於這種手上拿了多條人命的土匪,李治冇有半點憐憫,直接乾脆地送他上路,殺死一個惡人相當於拯救了無數個好人,這種事情李治冇有任何負擔。

反倒是剩下的那一個土匪,見著李治這麼乾脆,當李治剛把眼神看向他的時候,他渾身一哆嗦,褲襠就被浸濕了。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我還冇殺過人啊,我之前一時糊塗才上了山,我什麼都說,什麼都說!”

“說吧,你們大當家的去了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