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小神醫》 小說介紹

木頭人是《寒門小神醫》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木頭人,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寒門小神醫》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對方主動開口,黃東隻得抬起頭。

淡淡回了一句:“略懂......”

“小雨她舅舅在臨江城做捕快,過兩天去接她母親和......妹妹時,我央他幫忙,或許可以在城裡藥鋪找個活做。”

提到妹妹趙燕時,老趙頭的話語頓了頓。

黃東對老趙頭的話不置可否。

這老傢夥,看著老實巴交的,心眼還真不少。

一句話,即點明瞭自己大舅子是捕快,暗含警告的意思,又給了個甜頭,可以幫秀才找個活乾,去了城裡工作,暗示以後大家可以不住一塊。

畢竟這個年代,身為贅婿,秀才就已經自動放棄了科考的資格,隻能找個工作謀生了。

對於找工作這件事情,黃東倒冇什麼意見。

都不提自己比這個世界,多出了幾千年的記憶資訊。單憑一身醫術,想要謀生也不是什麼難事。

黃東喝完了湯,信步朝門外而去。

老趙頭看著他的背影,欲言又止。

趙家以種菜為生,老趙頭自顧下地乾活,在地頭卻時刻留意著黃東的舉動。

奇怪的發現,黃東竟沿著村中小道,轉著圈兒的慢慢跑動。又到村口的大樹下,雙手拽著樹枝上下打擺子玩兒。

老趙頭驚疑不已,這姑爺莫不是因為被換了老婆,氣成了個傻子?

之前得知小女兒與書生有相好的苗頭的時候,他也曾暗暗到望虎鄉打聽過,這書生性格有些怯懦,家中窮的一天餓兩頓,又冇有什麼親人,老趙頭自信可以輕易拿捏。

可是卻也冇聽說,這人除了膽小外,還有其他什麼毛病啊?

不過隻要他能安分與大女兒過日子就好,老趙頭心裡於是想著。

另一邊,黃東正施行著自己的鍛鍊計劃。

慢跑了兩圈,又在樹枝上做了幾組引體向上,累的渾身是汗,這才慢慢迴轉。

正好遇到王虎提著個荷葉包,遠遠看到黃東。

咧著大嘴,樂嗬嗬的招呼道:“恩公,且等一等,我有個好事要與你說......”

“虎子哥以後叫我黃東或者黃正方就可以了,叫恩公實在是顯的生份了。”

“你是讀過書的先生,哪能直接叫名字。”

王虎憨憨一笑,有些難為情的撓頭,似乎是在為自己想不出一個妥帖的稱呼不好意思。

黃東搖頭笑道:“叫先生也成,對了,虎子哥帶來什麼好訊息,這麼高興?”

以前黃東作為一名中醫,很多時候患者也有稱呼他為先生的習慣,對這個稱呼倒覺得親切。

王虎樂的咧出一排大牙,興奮道:“真的是個好訊息,我拿藥方去買藥,正巧被一個老夫子看到,直誇這方子寫的好,出了一兩銀子買下,還說要來村裡找你咧。”

黃東一聽這個,心裡倒有些疑惑。

那方子上隻是調理小兒驚厥的簡單兩味藥材,並冇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啊。

轉念一想,又明白過來,這個世界雖與前世古代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人物朝代卻有出入。

自先秦統一之後,曆史便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公子扶蘇冇有自殺,反而成了一代大帝,秦帝國統治九州長達數百年。

後麵兩漢三國,那些曆史統統都冇了。中間也經曆過幾次王朝變遷。卻與地球完全不同。

例如大乾王朝,在前世就不曾出現過。卻也發展出,與地球封建時代,同等的文明文化。

自己從小練字,臨摹的是書聖王羲之的行書。在這個世界卻並冇有出現王羲之這個人。

自然也冇有書聖的書法流傳下來。

黃東如今寫出王體,在這個世界也算是自成一派了,對方顯然是看上了方子上的行書字體。

黃東不禁有些感慨,大乾文風昌盛,由此可見一斑。

望虎鄉隻是個小地方,居然有人能看出書聖字體的不凡來。

“對了先生,那個遠白湯是個什麼東西?我讓藥鋪掌櫃幫我拿湯料,那位夫子卻叫我回來煮一鍋清水,水沸之後,就能看到遠白湯,可是那水燒開了,不還是水麼?......”

王虎又撓頭,疑惑的問黃東。

黃東莞爾一笑,那位夫子也是個妙人。

於是笑道:“遠白湯是醫家的說法,你煮一鍋開水,放涼就是了。”

在醫學上,白開水其實也算是一味良藥。

並且號為百藥之首,另還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做太和湯。

“那不還是白開水啊,你們讀書人說話,就是斯文。”

王虎恍然大悟,歎服著說了一句。又從懷裡取出小錠銀子,遞到黃東麵前。

“這是那位夫子買方子的錢,先生收下吧。”

黃東搖頭笑道:“你自己留下吧,那方子本就是寫給你的,牛娃現在身體也虛弱,你拿這錢,買點吃食,給孩子補一補。”

王虎把頭搖得跟波浪鼓似的,推辭道:“方子是你寫的,這錢我哪能要......”

黃東無奈,隻得說道:“就當我給乾兒子買點東西補身體,你難道要我再跑一趟城裡去買東西不成?”

王虎又推辭了幾遍,這才感激的收了銀子,回去燒水給孩子服藥不提。

黃東看似無所事事,隻在村中閒逛。

心裡其實卻是在琢磨著。

今後自己該何去何從。

穿越一回,總不能一直窩在鐘山村這種小地方,蹉跎一世的。

轉眼天色正午,黃東信步回到趙家院中。

老趙頭也已經從地裡回來,正在院子裡,處理今日收割的蔬菜。

趙家以種菜為生,平常都是隔幾日,便用牛車拉著新鮮的蔬菜,到臨江城中販賣。

賣不完的菜便帶回來醃製成鹹菜,還可以繼續販賣。

這幾日因為準備黃東與趙雨的婚事,倒是耽誤了不少蔬菜的出貨。

需要醃製的菜不少,老趙頭便將地窖中,許久未用的鹹菜罐子,都搬出來清理。

黃東見他搬著罈子,將裡麵墨綠的陳年老鹹鹵倒掉。

一股鹹菜發酵之後,特有的酸爽氣息,充斥在空氣之中。

黃東瞅了一眼那罈子,心中忽然一動。想起一樁事情來。

信步走過去,用手指沾了點罈子裡的鹵水,放到鼻子前聞了聞。

老趙頭見黃東這個舉動,隻覺得莫名其妙,心裡又犯了嘀咕。

這書生莫非真傻了?鹹菜炒出來時,吃著是挺香。

但是這陳年老鹵,隻有一股酸臭味,有什麼好聞的?

卻不想黃東不僅聞過就算,居然又將手指,放到嘴裡,嘬了一口,還似乎有些回味的,咂摸了兩下嘴巴。

老趙頭驚的一聲傻子差點脫口而出。

“姑爺喜歡鹹菜,菜窖裡還有醃好的,讓小雨給你做一盤鹹菜燉豆腐?”

猶豫片刻,老趙頭試探著問了一句。

黃東有些愕然,看了眼老趙頭,再看看自己的手指,忽然明白過來。

剛剛的舉動,引起了對方誤會。

不過這種事情,幾句話與他也解釋不清。乾脆笑著應道:“好啊,中午吃鹹菜燉豆腐。”

說罷,也不理驚疑不定的老趙頭,轉身進了廚房,找了隻大碗出來。

接了一碗陳鹵,小心的端著進了屋子。

老趙頭在後麵看得目瞪口呆。

正好見趙雨從廚房裡跟出來。

招手將她叫到自己身邊,壓著聲音問道:“雨啊,他昨晚是不是被氣出瘋病來了?”

“什麼?”

趙雨被父親問的莫名其妙。

老趙頭又朝黃東所在的屋子示意。

“今天我看他在村子瞎晃悠,又是跑又是跳的,還拽著樹枝打擺子,剛剛還喝這臭鹹菜水,分明是腦瓜子不太正常了。”

趙雨被說的一愣,也顧不得害羞,急急走進屋裡。

正好看到黃東捧著一碗鹹菜鹵。

拿手指沾著,塗在一張紙上,一股酸臭難言的味道,瀰漫在房間之中。

趙雨一見這場景,也有點驚疑。

黃東見她進來,笑道:“你來的正好,與你爹說說,將院子裡那幾壇陳鹵子裡,醃芥菜的都幫我留著。”

趙雨這下不禁也有些懷疑,莫非這夫君真的傻了?

“芥菜醃的久了,都已經化成了臭水,要那個做什麼?”

趙雨好奇問道。

“這些可是寶貝,你來看這個......”

黃東指著液體在紙上,渲染開的濕潤邊沿。

“這是黴斑?”

趙家往年醃菜也不少,趙雨一眼便認出這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