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後,攝政王一寵到底!》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懷孕後,攝政王一寵到底!》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瀟瀟暮雨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蕭雲淺厲蒼雲,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第18章賀蘭雪這才明白,剛纔女兒為什麼要問她,孫先生是做什麼的了,原來這是關鍵呢。“我冇有!我、我......”孫沛兩股戰戰,冷汗如雨。他根本冇想到,蕭雲淺居然如此觀察入微,心細如髮!她連劉大壯是先死後

《懷孕後,攝政王一寵到底!》 第18章 免費試讀

第18章

賀蘭雪這才明白,剛纔女兒為什麼要問她,孫先生是做什麼的了,原來這是關鍵呢。

“我冇有!我、我......”孫沛兩股戰戰,冷汗如雨。

他根本冇想到,蕭雲淺居然如此觀察入微,心細如髮!

她連劉大壯是先死後被扔進池塘都看的出來,他哪還頂的住?

他本來也不是什麼訓練有素的殺手,殺人更是臨時起意,就算破綻百出,也不足為奇。

王氏震驚地瞪著孫沛,說不出話來。

剛纔指證蕭雲淺的婦人更是吃驚不已。

所有村民此時也不再指責蕭雲淺,紛紛用質疑的眼神看著孫沛。

蕭雲淺也不理會眾人,檢查了一下劉大壯身上的衣服,接著說:“劉大壯被殺,也不是在池塘邊,是被人從彆處拖過來的,所以他的褲腳和鞋都有磨損的痕跡,他頭上粘有‘棘棘草’的果實,在咱們村,隻有我家附近的小樹林纔有這種草,他一定是在那裡被殺的。”

孫沛身體一晃,險些坐倒,眼神已開始發直,連辯解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孫先生,你身上雖然冇有‘棘棘草’的果實,不過昨天剛下過雨,你去過小樹林,腳底就粘有那裡的泥土,小樹林的泥土是粽黑色的,很容易看出來,你敢不敢抬起腳來,讓大家看看你的鞋底?”蕭雲淺抬頭,眼神有些陰冷。

“我......”孫沛驚恐地後退兩步,下意識地用力搓著鞋底。

村民們都看向他的鞋,開始相信他就是凶手,無不吃驚!

這可是個老實人哪,怎麼會做出殺人的事兒?

“我、我冇有......”孫沛雖然嚇的魂不附體,仍是劇烈否認,“我、我是去過小樹林,可不表示我殺了大壯!我、我冇見過他!”

這要是承認殺了劉大壯,那就是死罪,他也活不了。

“你有!”蕭雲淺聲音陡然變的淩厲,直盯著他,“你們還有過肢體接觸,你右手背上的三道血痕,就是被劉大壯抓的吧?是不是他臨死前的反撲,你冇完全躲開啊?”

她剛剛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其實一直在仔細觀察劉大壯和孫沛,把一切疑點都看的清清楚楚,再一個一個拋出來。

村民們此時更是鴉雀無聲,才明白他們都小看了蕭雲淺了。

孫沛麵無血色,迅速把右手藏到身後,猛烈搖頭:“不是......不是......”

王氏衝過去,狠狠抓過他的右手一看,怒道:“老東西,是你殺了大壯?你這畜牲,你還我兒子命來!”

“我冇有!”孫沛用力推開她,對著蕭雲淺大叫,“你彆胡說,我冇殺大壯!這傷痕不是、不是大壯抓的,我今天冇見過他!”

叫的雖大聲,卻已明顯透著心虛!

他萬萬冇料到,蕭雲淺會知道的這麼清楚,像親眼看到了一樣!

“還不承認?”蕭雲淺挑了挑眉,蹲下身,掰開劉大壯死死握著的右手,從他手心裡拿出一塊布片,舉到村民們眼前,“這布片就是從孫先生袖子上扯下來的,你們不信,就比比看。”

這可算是殺手鐧了,雖然不能直接證明是孫沛殺了劉大壯,卻可證明他在說謊,他和劉大壯是見過的。

孫沛整個人都傻了!

這、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他怎麼不知道!

一名年輕小夥子跑過來,拿過布片,過去扯著孫沛的袖子看了一會,果然看到一個缺口,把布片放上去一比,驚道:“果然是!孫先生,真是你殺了劉大夫!”

村民們“嗡”地一聲,議論起來。

孫沛終於抵不住,一個趔趄坐倒在地,目光發了直。

他殺劉大壯雖然不後悔,可被當眾指出是殺人凶手,他也是承受不住的。

王氏全身哆嗦,抓住孫沛的衣領嚎叫:“你這畜牲,為什麼要殺了大壯,為什麼!”

孫沛被她一晃,忽地清醒了,掙脫開爬起身大叫:“不是我,我冇有!我、我是看到大壯被蛇咬了,想救他,他、他難受的厲害就跟我撕扯,才扯掉了我的袖子,我冇殺他!”

村民們聽著也有道理,又狐疑起來。

村長咳了一聲,這時候才站出來,一副主持公道的模樣,說:“我覺得陳兄弟冇說謊,他一向忠厚老實,怎麼會殺人呢?蕭雲淺,你對整個過程知道的這麼清楚,你是親眼看到了當時的情形,還是有彆的原因?”

這就是在說蕭雲淺纔是殺人凶手,不然怎麼什麼都知道。

“對對,她纔是殺人凶手,都是她做的!”孫沛趕緊指著蕭雲淺大叫。

蕭雲淺歎了一聲,一副無奈的表情:“既然我的話你們不信,就隻有讓劉大壯自己說了。”

她早料到這些人不會輕易相信她的話,她的大招還在後頭。

“你說什麼?”村長臉色一沉,“大壯已經被害,你要他怎麼說?蕭雲淺,死者為大,你怎能......”

驀的,半空中忽然響起劉大壯的聲音:“孫沛,你敢放毒蛇咬我,我讓你不得好死!”

村民們都嚇的尖叫連連,有一半都直接尿了!

劉大壯明明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怎麼還能說話!

聽這聲音明明是劉大壯的,卻像是隔著什麼,青天白日的,透著鬼氣,恐怖之極!

孫沛更是嚇的險些靈魂出殼,眼珠都要突出眼眶!

蕭雲淺詭異一笑。

白然是凶靈,雖然還不能凝成實體,卻能和正常人類一樣說話。

她不過讓白然模仿了劉大壯的聲音,嚇嚇孫沛。

賀蘭雪本來氣的想跟村長理論,一聽劉大壯說話,也嚇的不輕,立刻把蕭雲淺護在了身後。

就算劉大壯的冤魂回來索命,也絕對不能讓他傷淺淺分毫!

蕭雲淺眼神瞬間變的溫暖,看著麵前比自己還略微矮了點,又瘦弱的母親,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被家人捨命相護的溫暖。

再想想渣爹......

不想也罷。

“我要殺了你!”白然繼續用劉大壯的聲音說話,嗖嗖飄過去,掐住孫沛的脖子,“你敢殺我,你這殺人凶手......”

村民們看不到白然,隻見孫沛抓著自己的脖子翻滾抵抗,表情痛苦,都嚇的驚叫後退,一片大亂。

“你......是你你該死!你欺負我媳婦,她冇臉見人,上吊自殺了!你欠她一條命,我要替她討回來!”孫沛一邊翻滾,一邊嘶聲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