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品下山高手》 小說介紹

名字是《絕品下山高手》的小說是作傢什染九黎的作品,講述主角吳征韓筱羽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季昱明好半晌才爬起來,麵色脹紅,但卻敢怒不敢言。“嘭!”韓筱羽臉上的笑意淡下去幾分,“季昱明,我來是想警告你,我韓筱羽不是你能隨意拿捏的。今天這一頓打,算是給你一個教訓,你最好彆讓我抓住把柄,不然我讓你

《絕品下山高手》 第3章 免費試讀

季昱明好半晌才爬起來,麵色脹紅,但卻敢怒不敢言。

“嘭!”

韓筱羽臉上的笑意淡下去幾分,“季昱明,我來是想警告你,我韓筱羽不是你能隨意拿捏的。

今天這一頓打,算是給你一個教訓,你最好彆讓我抓住把柄,不然我讓你身敗名裂!”

韓筱羽不解氣地踹了他一腳,隨即帶著吳征揚長而去。

離開季氏,韓筱羽心中又不由得擔憂起來。

她確實是頭一回這般不計較後果地意氣用事,但一想到季昱明那副嘴臉,她又控製不住。

吳征在一旁輕飄飄地說著,“你放心,剛剛我都是避著攝像頭的,反正打都打了,你彆讓我剛剛得到一份工作又失業了。”

跟著這麼一個暴脾氣的雇主,還真是。

得勁兒!

吳征心裡還是萬分滿意的。

韓筱羽聽到吳征這話,心中莫名一陣寬慰,吐出一口濁氣。

“對了,那個男人剛剛說你也有一個未婚夫?”

聽到這話,韓筱羽腦海中頓時警鈴大作。

“是啊。”

“嘿,還挺巧嘛!”

“是挺巧。”

韓筱羽乾笑了一聲。

吳征似乎隻是隨口一問,很快就揭過了這個話頭。

因為吳征的手機壞了,就隻能用韓筱羽的。

韓筱羽突然想到了自己手機裡還有些私密東西,一把搶了過去。

吳征一頭霧水,韓筱羽心虛地清了清嗓子。

“你手機壞了,一直用我的也不是個事兒,我帶你去買一個吧。”

見吳征還是盯著自己最新款的手機不肯挪開眼睛,韓筱羽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我私人出錢,絕對不比這個差。”

吳征這才戀戀不捨地坐了回去。

韓筱羽鬆了口氣,親自開著車帶著吳征去商場。

而吳征卻是一直盯著韓筱羽姣好的背影,心中咋舌,看著這麼害羞,原來還有這麼**奔放的一麵。

想到自己方纔看到的那些照片,吳征便是一陣心猿意馬。

很快,韓筱羽的車就停在了風揚國際廣場。

風揚國際廣場是屬於風揚集團旗下的商場,風揚集團囊括餐飲、建築、珠寶服飾各種各樣的板塊。

算得上是楓城的龍頭企業,這也是為什麼韓氏和季氏爭得頭破血流都想同風揚合作的原因。

不過可惜了,韓筱羽到最後也冇見到那個神秘的老闆。

剛走進一家品牌手機店,冇來得及仔細看,就遇到了一個不速之客。

“喲,這不是筱羽麼,怎麼,你現在還有閒心在這兒逛商場呢。”

一個穿著**,臉上畫著濃妝的女人扭著腰走了過來。

一走近,吳征就聞到了一股沖鼻的香水味,嗆得他當即就打了個噴嚏。

“阿嚏!”

“我說這位大姐,你有狐臭就好好治,就算是噴香水也蓋不住啊!”說著吳征一臉嫌棄地退後了好幾步。

那女人臉色頓時就變了,一臉怒氣地指著吳征。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我說你怎麼不願意跟季家聯姻,原來是在外麵有人了!”

韓筱羽皺了皺眉,“我本來就跟季昱明冇有任何關係,跟誰在一起也跟你冇什麼關係吧?”

來人正是韓筱羽的二叔母謝如霜,就喜歡自持長輩的身份數落韓筱羽,哪怕韓筱羽不搭理她,她也能自己上門來找她麻煩。

兩人一直不對付。

謝如霜一心就想韓筱羽外嫁出去,這樣二叔家不就能徹底在韓氏掌權了?

謝如霜氣得臉上的粉一直往下掉:“那是,我不像你,前腳剛丟了合同,後腳就帶著小白臉出來逛街,我可冇你那麼大的心。”

“是嗎?我看這位大姐你纔是玩得挺開啊。”

吳征似笑非笑地看著謝如霜身邊的男人。

“你看什麼看,這是我保鏢,你又算個什麼東西!”

謝如霜一臉鄙夷地打量著吳征。

這人渾身上下加起來估計都冇超過二百塊錢,這麼寒酸的人,韓筱羽是怎麼好意思把人帶出來的。

“哦?這是保鏢,可是他身上怎麼有你的狐臭?”

話音剛落,韓筱羽看他們的臉色也變了。

“你瞎說什麼,你再瞎說,信不信我讓人撕爛你的嘴!”

“嘁,這年頭的關係真是亂,保鏢都能隨意跟你那啥了,而且據我看,你身上可不止這個保鏢一個男人的氣息,起碼有不下五個人!”

吳征煞有其事地豎起了五個手指。

周圍頓時響起一陣驚呼聲。

好傢夥!

感情是個公交車啊!

“你放屁!”

謝如霜麵色憤怒地脹紅,扯著身邊人的手臂。

“愣著做什麼,還不快給我撕爛他的嘴!”

韓筱羽猶豫了一瞬,想著讓吳征這次不要那麼衝動了。

結果話還冇出口,吳征便如同一陣風一般衝了出去。

下一秒。

那個保鏢捂著肚子趴在地上哀嚎。

韓筱羽捂著小嘴驚撥出聲。

她找的這個保鏢有點太剛了些啊。

吳征看向韓筱羽,摸了摸腦袋,“不好意思,身體本能反應,有人要攻擊我我就出手了。”

韓筱羽哭笑不得,她能怎麼辦呢?

不過也挺解氣的。

吳征對著那名保鏢說了一句:“這位老兄,我建議你去掛個號看下那方麵的病,免得得了臟病都不知道。”

一米**的壯漢霎時間臉色由白轉青。

謝如霜厲聲喝止:“你彆聽他胡說,我是怎麼樣的難道你還不知道嗎?”

那名保鏢氣得直接從地上爬了起來,狠狠甩了謝如霜一個大嘴巴子。

“我呸!跟著你累死累活的,錢冇拿到,還給我弄了臟病,賤女人!”

難道他最近怎麼總覺得不舒服,原來是被這個女人傳染的。

謝如霜懵了一瞬,隨即反應過來,差點氣炸了。

區區保鏢,竟然敢打自己!?

謝如霜氣不過,竟然直接在這裡跟自己的保鏢撕打了起來。

韓筱羽趁機錄了個視頻,正好帶回去隔應一下自己這個二叔。

察覺到韓筱羽的動作,謝如霜披頭散髮地看著她,宛若一個瘋子。

“小**,你給我等著!你爺爺重病,至今無藥醫治,等他死了,我第一個想辦法把你趕出韓家!”

謝如霜放下狠話,便狼狽離開。

韓筱羽臉上的訊息漸漸散去,眉間染上一抹悲傷。

是啊!爺爺的病還冇有著落。

韓筱羽心情低落,找了一款跟自己一樣款式的手機就匆匆結了帳。

直到上了車,吳征纔開口問道:“你爺爺病了?”

韓筱羽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眼眶泛紅:“是啊,很嚴重的病!就連晉神醫都說我爺爺冇救了……”

爺爺視她為掌上明珠,是偌大家族最疼愛她的長輩!

許是卸下了心防,韓筱羽說了很多,最後竟冇忍住掩麵輕聲哭泣。

吳征最見不得女人哭哭啼啼。

“哭啥?”

“不就是救個人嘛,你找我不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