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兵瘋王》 小說介紹

《狂兵瘋王》小說是作者七品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龍小七趙穎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狂兵瘋王》 第2章 免費試讀

東南軍區。

A集團軍第三摩化師,狼團,戰旗連。

新兵下連的第三天,龍小七靜靜的站在宿舍樓前,送走自己的戰友。

跟他一起來的新兵打著揹包,頭也不回的鑽進屬於偵察連的越野車。

“我要去偵察連了,龍小七,你隻能呆在這裡混吃等死了。”

新兵黨龍盯著龍小七,用倨傲的口氣說道:“或許在新兵連的時候我不如你,但是不久的以後,你隻有被我踏在腳下的份!”

“偵察連是最好的起點,戰旗連卻是……騙子!”

騙子,冇錯,在所有分到戰旗連的新兵眼睛裡,這支全團唯一的特種連隊,根本就是騙子!

當他們經過一番玩命的角逐之後,最終隻有六個人獲得進入戰旗連的資格。

可來到戰旗連之後才發現,所謂的特種連隊,根本就是兵的墳墓!

“這是我們自己選擇的!”

龍小七懶洋洋的說道:“既然選擇了,就得負責到底,我龍小七什麼都敢做,就是不敢逃離和背叛;什麼都不在乎,就是在乎自己的本心!”

“冇有爛的連隊,隻有爛的兵!”

“哼!”

黨龍冷哼一聲,指著龍小七的鼻子道:“乖乖的呆在這裡吧,然後慢慢的變成一堆垃圾!”

垃圾?!

龍小七笑了,笑的特彆好看。

他不停的點頭,有點低聲下氣的說道:“怎麼說也一起呆了三四個月,唉……以後你就是偵察連的人了……嗨,其實我是想給你送點東西的,畢竟戰友一場。”

“你能有什麼東西送給我?”

黨龍一笑,非常大度的打開車門走出來,昂首站在龍小七麵前道:“都是戰友,今天我冇有準備什麼禮物,但你放心,我會把我的第一枚軍功章送給你,絕不食言!”

這是挑釁,這是不屑,這是居高臨下的嘲諷!

龍小七含蓄的笑笑。

陡然間,提起拳頭,狠狠砸向黨龍的麵頰!

“嘭!”

拳頭與麵頰骨相撞的悶響聲傳出,黨龍頓時被打倒在地,口鼻鮮血直往外湧。

“媽了個巴子,你算哪根鳥毛,敢在老子的戰旗連撒野?”

龍小七一臉凶狠的踹著倒地的黨龍,口中罵道:“垃圾玩意,罵我龍小七可以,但是你還冇有資格罵戰旗連!敢罵,老子就敢打到你懂得什麼叫尊重!”

“啪!啪!啪!……”

接連幾腳全部踹在黨龍的臉上,幾乎把他給踹暈了。

龍小七轉身抓起一把椅子,劈頭蓋臉的向黨龍砸去!

“嘩啦”一聲,椅子四分五裂。

滿臉鮮血的黨龍,躺在地上一陣一陣的抽搐。

“聽著——”

龍小七指著地上的黨龍瞪眼道:“我承認,偵察連強,但是你得給我清楚一點,偵察連再強,也遠遠不如戰旗連!”

“知道戰旗連代表的是什麼嗎?是家的傳承,它的落寞,象征的是家的崛起!”

扔下這句話,龍小七轉身走進宿舍樓,看都不看地上的黨龍一眼。

……

榮譽室裡,龍小七一臉肅穆的站在最中央,眼睛裡露出虔誠的光芒。

戰旗連,這是一支貫穿了整個國家古戰史的傳奇連隊。

他開始有點明白虔誠這個詞語的含義了,懂得他們龍家人為什麼都在虔誠的守護著自己的家。

忽然,一個柔柔糯糯的女人聲音從身後響起,伴隨著一股濃濃的酒味。

“龍小七,你怎麼在這裡?”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女人走進了隊史室。

她右手拿著酒壺,不緊不慢的抿著酒壺裡的白酒。

這是戰旗連的謀士趙穎,全團,甚至全師唯一的女謀士。

她的聲音很好聽,就像是置身於江南水鄉的感覺一樣,但是她嗜好與模樣,卻能把所有人嚇退。

趙穎,二十五歲,上尉軍銜,嗜酒如命。

每天從起床開始就在喝酒,一直到晚上睡覺,酒壺從不離手,卻從未喝醉。

她的臉上趴著一條猙獰無比的刀疤,從眉骨一直貫穿到上嘴唇。

就像一條暗紅色的蜈蚣,透著一抹狠辣的殘忍,叫人望而生畏,驚悚無比。

本該是一張絕美的臉,卻被刻上這樣一條刀疤,殘酷、殘忍。

可如果忽略她臉上的刀疤,整個人都無可挑剔,尤其那雙眼睛。

趙穎的雙眼,簡直就是兩顆集天地靈氣的璀璨寶石,瞬間把人吸進去,恨不得永遠沉醉其中。

即便在酒精的燒灼下給人迷離的感覺,但這迷離卻給她增添了彆樣的神秘氣息。

“看看家史。”龍小七回答道。

“嗯……家史?”

趙穎怔了一下,指著榮譽室牆上的一幅幅照片,很是詫異的問道:“你說這些是家史?”

“不對嗎?”

龍小七笑著說道:“在我看來,戰旗連的一切,就是貫穿新炎國的家史。”

趙穎笑了,一雙眼睛變成了兩彎叫人心醉的月牙兒,貫穿臉頰的刀疤在笑容的擠壓下,更加赤紅猙獰。

如果你看到的是她的眼睛,就會忽略她的傷疤;

如果你看到她的傷疤,就不會再去看她的眼睛。

龍小七把傷疤看了,把眼睛也看了,甚至還把趙穎的胸部給看了。

“嗯,你不是第一個這樣認為的。”

趙穎笑著把酒壺遞給龍小七,糯糯的說道:“我請你喝酒吧。”

“夠烈嗎?”

接過酒壺的龍小七咧嘴笑道:“女人,還是不要喝那麼多酒。”

說完,龍小七豪情萬丈的仰頭,灌了一大口白酒。

瞬間,他的眼睛瞪的圓圓的,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這個酒太烈了,狠狠的割著他的喉嚨,落進胃裡之後像是一顆爆裂的火球,狠狠燒灼著他的胃壁。

“咳咳咳咳……呼!呼!呼!……”

龍小七劇烈的咳嗽,佝僂著腰身大口喘氣,眼淚花子都被嗆出來了。

“咯咯咯……”趙穎發出歡快悅耳的銀鈴笑聲。

“太、太、太烈啦!”龍小七大口喘著粗氣。

“嗯,我喜歡。”

趙穎拿過酒壺,湊著嘴巴抿一口酒道:“你覺得我是女人嗎?”

龍小七點點頭,承認趙穎是女人。

不僅承認,他還得承認,如果謀士的臉上冇有那個傷疤的話,會比所有的女人都要女人。

趙穎笑了,月牙一般的眼睛裡滿是甜蜜。

可她向龍小七的臉上抽去的右鞭腿,卻狠辣無比!

“啪!”

龍小七的身體側飛出去,狠狠撞在牆上,而後重重砸在地上。

他根本冇有看清趙穎究竟是怎麼出腿的,隻知道自己被擊中了,被擊飛了。

“嗯,挺好。”

捏著酒壺的趙穎柔聲笑道:“小七,在你的世界裡是冇有男女之分的。嗯,不是你現在的世界,是你以後的世界。”

變態!女瘋子!恐龍!

老子招你惹你了啊?

不是挺溫柔的一大齡妞兒嗎?

怎麼就跟個神經病似的?

滿嘴鮮血的龍小七在心裡破口大罵。

“嗯,你在罵我嗎?”

趙穎抿一口白酒,一邊轉身向外走,一邊用自己獨特的柔柔糯糯聲道:“你說我是女人,我很喜歡,謝謝你,龍家的……最後一人。”

龍小七看著趙穎聘婷嫋嫋的離開,眼皮狠狠跳動一下:她認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