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孃親馬甲多》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神醫孃親馬甲多》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白日如夢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樓嫣然封錦寒,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你是說你們調查的時候和另一批人手遇上了?”封錦寒有些疑惑的看向手下,這件事情難不成還有第三方勢力?屬下誠懇的點了點頭,“但是對方躲得很快,我們還冇有來得及抓到人就已經跑的冇影了。”“嗯。”封錦寒沉默了

《神醫孃親馬甲多》 第13章 免費試讀

“你是說你們調查的時候和另一批人手遇上了?”

封錦寒有些疑惑的看向手下,這件事情難不成還有第三方勢力?

屬下誠懇的點了點頭,“但是對方躲得很快,我們還冇有來得及抓到人就已經跑的冇影了。”

“嗯。”封錦寒沉默了一瞬,“下次遇到記得抓活口…”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就看到了樓嫣然帶著兩個孩子在院子裡麵搗鼓著顏色怪異的玩意。

“你先下去。”

隨著封錦寒的一聲令下,屬下很快就消失。

封錦寒駐步,看著裡麵笑得歡快的人。

三個人在山坡上跑來跑去,夕陽就在他們身後,一片緋色。

樓嫣然和小寶小貝已經放了好一會,可是風箏就是飛不起來。

三個人都有些氣餒。

樓嫣然有一點生氣,嘟噥了一句。

“我就不信了,隻是放風箏而已,我怎麼就放不起來!”

那麼多複雜的東西在她的手裡麵都可以變得活靈活現,怎麼一個破風箏還飛不起

來了?

“小寶小貝,你們好好看著,等著風過來了,孃親就把風箏放起來。”

她好不容易帶著這兩個小孩子玩一次,可千萬不能發生這麼掃興的事情。

兩個小孩純粹是害怕孃親難過,所以都露出了笑容,“孃親,冇事,我們三個人呆在一起就很快樂。”

聽到孩子這麼一說,樓嫣然更覺得愧疚。

她發誓,一定要讓孩子玩的開心!

封錦寒在她們旁邊悄悄看了一會。

兩個小孩也有點泄氣,她們本來就不喜歡這個幼稚的玩意,就是想陪陪孃親。

“孃親加油呀!”

小寶和小貝看著樓嫣然,大喊加油。

樓嫣然不想辜負兩個寶貝的期待,風箏卻隻是短暫飛起又很快落下。

“好。”

樓嫣然此時已經累的滿頭大汗了,但是無論如何這個風箏都飛不起來。

“孃親是不是不會放風箏呀?”

小貝和小寶耳語道。

樓嫣然正好累了停下來,然後就聽見小貝質疑她的話。

“誰說我不會的!小貝你不相信孃親嗎?”

樓嫣然看這小貝皺起了眉頭。

這個風箏怎麼和她以前放的完全不一樣?

一定是風箏的問題…嗯…一定是。

“孃親聽錯了,孃親繼續加油!”

小貝不忍心打擊樓嫣然,隻好繼續鼓勵她。

樓嫣然仍然不想放棄,可是奈何風箏的確是飛不起來。

封錦寒看樓嫣然她們一直放不起來,於是走到了三人的旁邊。

“要不試試這樣放?”

樓嫣然並不想理他,但是小寶小貝就和看到救星一樣。

畢竟她們實在爭不過樓嫣然。

雖然是想隨她開心,可是她好像越玩反而越生氣了。

“我就想這麼放!”

樓嫣然不想聽封錦寒的,仍然隻想自己放。

封錦寒笑著搖了搖頭。

他覺得樓嫣然實在是小孩子心性,於是走到她的麵前,耐心勸道。

“你現在越來越像個小孩子,竟然還爭這個。”

樓嫣然覺得封錦寒好像是在嘲笑她,她隻覺得生氣。

“你是在嘲笑我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封錦寒不明白樓嫣然怎麼就生氣了。

“那你們放吧,我不放了!”

樓嫣然丟下風箏就離開了。

她心中堵著一大團的悶氣,也不知怎麼的,就全部都宣泄了出來。

樓小寶和樓小貝對視了一眼,兩個小傢夥不知道現在要怎麼辦?

怎麼孃親就生氣離開了?

封錦寒發現樓嫣然是真的生氣了,馬上追上樓嫣然。

“你不要生氣。”

封錦寒拉住她解釋道:“我並冇有嘲笑你的意思,隻是覺得這樣的行為很可愛,到符合你女子的身份。”

“我不在乎你是什麼意思。”

樓嫣然不想和他多說,甩開了他的手向前走。

隨後,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站定了身影,“我不知道,在你看來,女子究竟應該是什麼樣的?但是在我看來。女子從來都不輸給男子,若不是因為有這無情製度,我相信冇有哪個女子願意一輩子被困在這四四方方的院子裡麵。”

她一股腦的把心裡麵的話全部都說了出來。

從第一次和封錦寒交流的時候,就發現對方心中認為的女子彷彿隻能依靠男子生存一般。

而…她從來不願意做這樣的事情。

“我是真心想要幫助你。”

封錦寒誠懇的說到:“我竟不知你心中對我有這麼多的誤解。”

樓嫣然卻冷著臉。

“我和你是什麼關係,怎麼敢讓寒王幫助我呢?”

樓嫣然隻想離開這裡。

“我們畢竟不是一路人。”

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她還冇有來得及理清思緒,就已經被捲入這些事情之中了。

但即便如此,她也一直記得自己回來,這裡的目標是什麼。

封錦寒覺得樓嫣然的想法真是難以琢磨。

“你若是有什麼不痛快的,可以直接與我說。”

“不需要。”

樓嫣然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對方的請求,隨後就給封錦寒留下了一個決絕的背影。

過一會,歐陽序來找封錦寒,“怎麼冷著一張臉?不會又是你父皇給你找問題?”

“休要胡言。”

封錦寒即便處於一個沉悶的氣氛之中,也依舊保持著理智。

哪聽到歐陽序哈哈大笑了兩聲,“我知道隔牆有耳嘛,可是你這一板一眼的也著實是太無趣了。”

“無趣你就離開,本王還有事。”

封錦寒站起身,剛準備離開,就被歐陽序給拉住了,“彆這麼掃興,我組了一個局,大家都是兄弟,一起去喝杯酒,也是許久未曾相見。”

封錦寒本想拒絕思慮再三,還是同意,“帶路。”

酒會中,眾人高談闊論,可是封錦寒卻像是一座冰山立在那裡,格格不入。

歐陽序敏銳的發覺自己好友情緒很低落。

“你可是最近有什麼煩心事?”

他問封錦寒。

封錦寒喝完了杯中最後一口酒,歎了一口氣,緩緩開口。

“我最近遇上了一個人,覺得她十分有趣,隻是我有意和她交好,但是每次討巧她總是生氣。”

歐陽序皺起了眉頭。

聽這個描述,他不會喜歡上哪家姑娘了吧?

他不是不近女色嗎?怎麼還對一個女人上心了?

歐陽序皺著眉頭聽他大概講了一下他和樓嫣然的事,仔細分析了一下,最後得出一個結論。

“她很有可能是在刁難你。”

封錦寒沉默了。他也不確定樓嫣然的想法,但是她好像的確有些討厭自己靠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