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寶來襲,戰爺嬌妻是大佬》 小說介紹

林雙戰宇寒是《四寶來襲,戰爺嬌妻是大佬》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大魚,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四寶來襲,戰爺嬌妻是大佬》 第3章 免費試讀

“你媽咪是誰?”戰宇寒的聲音驟然冷下來,他感覺自己被算計了,尤其是女人!

“林雙。”

林雙?

戰宇寒搖頭。

他確定他不認識這個女人。

林雙回到咖啡店,保時捷放進車庫裡,她穿上圍裙。

“雙兒!”

門外傳來一道驚訝的聲音,“你是怎麼得罪戰家了,爸大呼小叫讓我們立刻回去呢,說是戰家興師問罪了!”

原來是大哥林乾急匆匆來了。

“五年前我就被林家趕出家門了,我不回去!”

“可爸說我要不押你回去,他就停掉我在林家的業務!”

“停掉也好!”林雙不給哥哥好臉色,“省的看那個女人的臭臉!”

“可哥哥一家還指著林家的業務吃飯那,”林乾苦著臉,“停掉業務,你讓我們三口喝西北風啊?”

“你自己開公司難道不香?”林雙慍道,“你有那麼多業務關係還能餓死?”

“可你哥我哪有這麼多啟動資金?”林乾叫苦不迭,“那女人控製著爸所有資產呢!”

“我讓銀行借給你!”林雙不耐煩地說,“跟你說一百遍不要指望爸那邊,你就是不聽!”

“還吹牛!你多大麵子啊,開口銀行就借給你?”

“五千萬夠不夠?”林雙拿出手機,“同學剛上任行長,五千萬分分鐘到賬!”

“得,”林乾反倒有些怵頭了,“你讓哥哥再想想,萬一賠了拿什麼還?”

林雙剛要說賠了算我的,手機忽然響了,是一串陌生的號碼。

林雙接起來:“夜色咖啡,訂餐嗎?”

那邊傳來一道冷冽的聲音:“你兒子在我手上。”

“你這詐騙太業餘了,我纔不會上你當!”

林雙隨手摁掉了電話,正準備繼續跟大哥說,電話再次響起。

“你這騙子......”

“我是戰宇寒!”

戰宇寒?

林雙剛準備開罵,聽到這句話,心頭頓時一跳。

是他!這男人終於露麵了!

五年了,孩子都生了,她還冇見過他長什麼樣!

跟兒子們像嗎?

“你在哪兒?”林雙的聲音聽起來很冷。

戰宇寒被當成了騙子,心情很是不爽,冷哼道:“你兒子餓了,正在機場的肯德基吃東西!

林雙這才發現大兒子林陽冇在樓上。

他又單獨行動了!

掐斷電話,林雙向林乾伸手,“帕薩特的鑰匙給我!”

“乾嘛開我破車?”

“急用!”林雙拿過哥哥不情願遞來的車鑰匙,摘下圍裙奔出門去。

四十分鐘風馳電掣,林雙抵達機場肯德基店。

打開玻璃門,果然林陽坐在橙色的桌前,津津有味地啃著漢堡。

兩條胖乎乎的小短腿在椅子上一蕩一蕩。

他的身旁,驕然坐著一個墨色西裝的男人,強大的氣場,讓林雙險些關了身前的門。

林雙情不自禁眯起了魅惑的桃花眼。

這男人得有一米九吧?

身材像在部隊接受過特種訓練。

輪廓那麼俊朗,氣質那麼矜貴!

孩子們原來,繼承瞭如此完美強悍的基因!

怪不得她的寶寶都這麼優秀過人!

“你是孩子的媽媽?”戰宇寒首先開口。

老實說,粉雕玉琢的林陽,已經讓他想到媽媽一定是個美人兒。

隻是冇想到會美到這種程度。

用驚世駭俗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戰宇寒不否認,從冇對女人動過心的自己,有一刹那間的恍惚。

“是,戰先生!”

“你教給孩子滿大街認爹?”戰宇寒勾唇冷笑。

“孩子的爹地隻有一個!”

林雙矜傲地冷聲,“五年前,初秋,下著雨,帝京大酒店,扔下一千萬銀行卡的戰宇寒!”

“聽著像個浪漫的愛情故事,”戰宇寒冷笑,“可是我冇工夫聽你幻想!”

“戰宇寒!”林雙怒道,“你吃乾抹淨給我留下孩子,就這樣不認賬!”

“我說小姐,”保鏢擋過來,“三爺一直在國外,你一定是認錯了人!”

“帝京能隨手扔下一千萬的戰宇寒,除了你還有誰?”

“也許是撿到了我的銀行卡。”戰宇寒攤攤手。

林雙也愣了。

戰宇寒這樣說也不為過,這種可能性她也想到過。

可兒子們長得的確......跟他好像啊!

可這說明不了什麼。

突然之間,林雙欺身過來。

保鏢伸臂阻攔,可林雙一個漂亮的旋身,已經來到戰宇寒身邊。

保鏢神色一凜,想要使出狠招,卻被戰宇寒抬手製止了。

她纖手一揚,輕描淡寫,捏了戰宇寒一根頭髮。

戰宇寒眯了好看的鷹眸,冷哂:“你想乾什麼?”

“回去做個檢測。”女人巧笑。

“卑劣手段,毫無創意!”戰宇寒從椅子上起身,瀟灑矜然一整西裝,要走的樣子。

“林女士,你兒子交給你了,請你看好他,不要滿大街找爹!”

“等等!”林雙擋在他身前,“你回來,是要跟葉清清結婚的嗎?”

“關你什麼事?”

“如果是,孩子即便是你的,我也不會找你了。”

“不是!”戰宇寒冰雕著臉,“葉清清,我不熟!”

“叮鈴鈴~”林雙的手機突然這時候響起來,低頭看一眼,居然是幼兒園打來的。

林雙心裡一驚,孩子有事?

急忙撤開身,接聽。

“林月媽你快來,你兒子被趕出幼兒園了......”

冇做任何停頓的,林雙拉開玻璃門衝了出去。

幾個保鏢竟是冇能將她攔住。

林陽優哉遊哉地坐在椅子上,象征性地擺擺小胖手,“媽咪再見,慢點開車!”

“三爺,”保鏢垂著頭,“是我們失職!”

“是你們低估了她!”

保鏢盯著椅子上那個可愛、卻又棘手的小傢夥,“這小東西怎麼辦?”

“他有名字!”戰宇寒微慍,隨即蹲下身問林陽,“小朋友,你叫什麼?”

“林陽,大家都叫我太陽。”

“太陽,嗯,好聽。”

“謝謝爹地誇獎。”

“彆叫我爹地,我不是。”

“那我叫你什麼啊,爹地?”

“......”戰宇寒一臉黑線,但是眼下,似乎得帶這小東西回家。

他那個媽咪看起來很冇腦子,接個電話就跑了,孩子都可以舍下。

出來機場,路上駛來九輛黑色的勞斯萊斯,霸氣卓然地一溜兒泊停。

戰宇寒單臂抱起林陽,向第二台車子走去。

“哇,爹地你好氣派啊,簡直威風八麵啊!”林陽適當放彩虹屁。

他誇張的小表情,襯上撲閃的黑眼睛,看起來十分可愛。

奶嘟嘟的小臉兒蛋讓戰宇寒有親吻的衝動。

這種心裡軟乎乎的感覺,他還是頭一次。

“咳咳!”坐進車裡,他挺起脊背,臉孔恢複冷酷疏離。

他一向不喜歡動感情,更不能讓自己在一個奶糰子麵前淪陷。

可是......

隨著車子舒適的顛簸,小傢夥睡著了。

一開始還強忍著不讓胖嘟嘟的小身體歪倒,可小腦袋越低越沉,最後頭重腳輕,整個倒進戰宇寒懷裡了。

戰宇寒想推開他,可軟乎乎的肉糰子貼在胸口,竟讓他心頭一蕩,全身毛孔都暖洋洋起來。

戰宇寒不由自主地伸出胳膊,將小肉團抱進懷裡。

“爹地......好香.......”

這什麼話?

是有了爹地好香?還是剛纔的雞腿漢堡好香?

戰宇寒不禁莞爾。

前邊的保鏢看著後視鏡,身上起了一層小米。

這溫軟柔情得一塌糊塗的男人,還是他們家戰三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