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帝婿》 小說介紹

天王帝婿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趙蒼穹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趙蒼穹林香月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天王帝婿結局吧。 趙擎天無視驚駭到極點的幾人,朝李虎一擺手。李虎會意,將屍體拖了出去。“嘩。”趙擎天轉身,森冷的目光掃過一張張驚恐的慘白麪孔。“現在,你們可以手術了嗎?”聲音很平淡,彷彿是在跟人聊天的口吻。可,越是這樣的

《天王帝婿》 第8章 免費試讀

趙擎天無視驚駭到極點的幾人,朝李虎一擺手。

李虎會意,將屍體拖了出去。

“嘩。”

趙擎天轉身,森冷的目光掃過一張張驚恐的慘白麪孔。

“現在,你們可以手術了嗎?”

聲音很平淡,彷彿是在跟人聊天的口吻。

可,越是這樣的平淡口吻,配合此時的場景說出來,越是讓人毛骨悚然。

“再囉嗦,十秒我殺一人,殺光為止!”

最後一句話,猶如死神之鞭落下。

“趙先生,我們馬上手術,立即手術。”為首的留洋博士鄭開第一個反應過來,一邊瘋狂擦汗,一邊顫抖著手拿起手術刀,顫巍巍地站在孫夫人的手術檯前。

突然,一隻手握住他的肩膀,冷冷的聲音響起:“刀子拿穩了,你這樣,可是要死人的。”

“是,是,我穩,我一定穩。”鄭開嘴上一邊說著穩,一邊大口呼吸,讓自己儘力平靜下來,將心中的恐懼暫時壓製住。

一會後,他的手終於停止了抖動。

其他不想死的人也紛紛照做,強行壓製心中的恐懼,全身心地投入到手術中。

趙擎天寸步不離,親自盯著鄭開等人操刀。

但凡有一點錯誤,等待他們的隻有死亡。

緊閉的手術大門外,身上散發著濃重血腥味的李虎猶如一尊煞神筆直地站在那裡。

十米範圍內,擅入者死。

這是對所有人的警告!

所以此刻,房文濤等人站在十米外,隻能乾著急。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房文濤在不停地看著手錶上的時間,額頭上的冷汗越冒越大,漸漸的便是汗如雨下。

他擔心,孫夫人會被趙擎天給弄死。

孫夫人一死,他都不敢想象會是什麼慘重的後果。

這一刻,他生出一絲無力感。

眼看著南州的天即將被捅破,眼看血流成河,他卻根本阻止不了。

“唉……”仰頭,心裡一絲哀歎,房文濤心裡也有些惱火,暗罵道:“孫夫人啊孫夫人,你惹誰不好,偏偏惹到趙擎天身上,而且還做得這麼過分,你這是自作死啊。”

“長官,不好了。”就在這時,一個下屬火急奔來,麵色焦急。

房文濤心頭狠狠一跳。

“什麼事?”房文濤控製住自己暴走的情緒,急忙轉身問。

“呼哧,呼哧……”手下來到近前喘息了幾口氣後緩和過來:“我們查到,西野天王的前妻林香月,被孫夫人的兒子孫揚威帶去了天浩大酒店,恐怕凶多吉少。”

“完了,這已經不是我們所能控製的了。”房文濤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無力地一聲歎息:“我去報告,至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順其自然吧,我們能做的就是儘量不要殃及無辜。”

“明白。”手下也隻有無奈地點頭。

這種事,他們也不敢隱瞞趙擎天。

否則,事後算賬,趙擎天會劈了整個督戰隊。

房文濤輕輕吐出一口氣,平複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後,走向守在門口的李虎。

“刷!”

李虎手中匕首豁然一閃,殺氣凜然。

他說擅入者死,那就是必須死。

即便是房文濤也不行。

“等等。”房文濤嚇得一跳,急叫道:“李虎,冷靜,我有緊急的事報告天王,關於他妻子林香月的事。”

李虎一頓。

“你站在那裡彆動,否則,彆怪我不念舊情。”李虎丟下一句威脅後轉身進了手術室。

一會後,趙擎天跟著出來了。

“噠,噠,噠……”

趙擎天幾步走到房文濤麵前,冷漠的聲音問:“香月怎麼了?”

“呼……”房文濤深吸了一口氣:“我的人剛查到,林香月被孫夫人的兒子孫揚威帶去天浩大酒店,您趕緊去看一下吧。”

“轟!”

恐怖的殺意驟然爆發開來。

刹那間,房文濤隻感覺渾身冰涼,毛髮倒豎,整個人猶如置身於閻羅地獄,連呼吸都要窒息。

“李虎跟我走!”趙擎天震耳欲聾的吼聲炸響,接著陰冷至極的目光盯著房文濤:“老房,我女兒交給你看護了,若有半點差池,整個醫院都得給我女兒陪葬!你督戰隊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房文濤冷汗狂冒。

“走!”

趙擎天帶著滔天的殺意,人影已經消失在原地。

李虎緊急追了上去,殺意更濃。

房文濤心裡哀歎,一場腥風血雨不可避免。

現在,也許隻有國主親自下令才能控製事態了。

他能做的就是儘力封鎖訊息,不讓事態升級擴散,引起南州百姓的恐慌。

……

天浩大酒店。

南州有名的星級酒店。

一個奢華的大房間內。

一個身材驚豔的年輕女子跪在一個長臉青年麵前,正在苦苦哀求。

“孫公子,求求你了,放過我女兒吧。隻要你放過我女兒,讓我乾什麼都行啊,嗚嗚……”

女子抬起淚臉。

臉上有淤青,嘴角的血跡未乾。

可縱使如此,依舊掩飾不住她的驚世容顏。

她便是南州第一美女林香月。

孫揚威抬手捏住女子嬌嫩的下巴抬起來,看著女孩梨花帶雨的模樣,讚歎不已:“嘖嘖,不愧是南州第一美女,即便是哭也特麼如此動人。早這麼乖乖聽話不就好了嗎,還用得著鬨到這種地步嗎?”

“對不起孫公子,剛纔是我不懂事,你原諒我吧。”林香月說出這話時,心裡的屈辱和痛苦誰人能知。

“哈哈……”孫揚威得意大笑:“來,今晚伺候本公子舒服了,我就原諒你。”

話音未落,猴急的畜生一把將林香月抱起來摔在床上,魔手抓向女子胸口的衣服。

“嘶啦!”

衣服被撕開一個巨大的口子,露出炫目的雪白。

“不——”林香月尖叫著趕緊拉過床單捂住胸口,惶恐地道:“孫少爺,除了這件事外,什麼都可以。”

“麻的。”孫揚威怒了:“看來你他媽還是不識相,老子要的就是你的身體,今晚老子要定了,吼!”

一聲嘶吼,孫揚威惡狠狠地撲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