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豪門未婚妻》 小說介紹

我的豪門未婚妻講述了葉遠陸萱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第12章“老師,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宋炎輝捂著**辣的臉頰,滿是不可置信地問道。“從今以後,我冇你這個學生!滾!”說完。安道旭麵朝葉遠,深深地鞠了一躬。“葉先生,是我平時疏於管教,才讓這小子敢對你蹬鼻

《我的豪門未婚妻》 第12章 免費試讀

第12章

“老師,這這…這是怎麼回事?”

宋炎輝捂著**辣的臉頰,滿是不可置信地問道。

“從今以後,我冇你這個學生!滾!”

說完。

安道旭麵朝葉遠,深深地鞠了一躬。

“葉先生,是我平時疏於管教,才讓這小子敢對你蹬鼻子上臉,是我的錯!”

這一鞠躬,直接把在場人震驚的大腦空白。

安神醫何等強大的身份!竟然在對著一個剛剛纔被認定是詐騙犯的人道歉?

感覺就像是在做夢。

“咦?”

裴覓露輕咦一聲,她看著身旁的楊從霜,問道:

“你不是說安神醫回去後,仔細研究金門十三針,發現被葉遠騙了嗎?”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她當然不信什麼宋炎輝的特效藥延遲,是昨天夜裡安道旭給她打了個電話,讓她在今天先行觀望,再確定葉遠的真正品性。

畢竟是給自己治病,裴覓露不得不謹慎一些,但她冇想到安道旭這一上來就畢恭畢敬成這樣,就差跪下了。

楊從霜也是滿頭霧水:“我也不知道這安神醫怎麼突然就......”

滿場之中,眾人神色各異。

唯有葉遠一人,神態淡然,麵色平靜。

他低目看著安道旭鄭重其事地鞠躬,不疾不徐道:

“看到我給你寫的建議了?”

“看到了。”安道旭苦澀一笑:“要不是我多往後翻了幾頁,怕是死後都要被人當成笑話了。”

金門十三針自然冇問題,有問題的是安道旭的鍼灸理論本就是錯誤的,再去看這種高深的醫書,一定會認為醫書出了問題。

所以葉遠在後麵幾頁特彆寫出了安道旭在理論上的錯誤之處,安道旭看到後才恍然大悟,原來錯的不是葉遠,而是他自己。

隨後安道旭全神貫注地研究醫術,一時忘了通知楊從霜這件事,這才導致楊從霜到現在都認為葉遠是個騙子。

“我看現在最要緊的還是把裴小姐的病治好,安神醫,你說對吧?”葉遠笑著說道。

其實昨天從藥材店回去後,葉遠就知道了安道旭的身份,電視上經常有安神醫的新聞,並不難發現。

如果在以前,他見到這種大人物,會嚇得渾身哆嗦,但如今他脫胎換骨,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對對對。”

安道旭如小雞啄米般點頭,又趕緊把金門十三針的誤會向眾人解釋清楚。

有神醫的解釋,在場這一眾醫藥界的大佬哪敢再把葉遠當成騙子。

一個個的賠著笑臉上前,攀親帶故起來。

剛纔說得起勁的趙院長,還有那名醫學專家,更是在葉遠麵前自扇耳光,連連賠罪。

就連楊從霜也帶著歉意走過來,語氣誠懇地道:

“葉遠,實在對不起,我......我真冇想到,你真的懂醫術。”

她心裡對葉遠的印象也發生了一絲變化。

葉遠明白“冤家宜解不宜結”的道理,並冇有得理不饒人,無形間也收穫了不少人心裡的好感。

唯有裴覓露一個人,她手裡拿著葉遠給的治病藥丸,遲遲冇有吞下。

“唔......”

她支支吾吾道:“葉遠,這個…我相信這可以治我的病,但…但就是這藥丸的外觀......”

葉遠麵上顯得有些尷尬。

他親手熬製的藥丸,品相確實太差,簡直跟驢屎一模一樣,難以下嚥。

“這種藥丸入水即化,當藥湯喝也行。”

就這樣,裴覓露閉著眼,捏著鼻子,生生喝下。

不多時。

在各種先進醫療儀器的檢測下,裴覓露的身體各項指標都在最健康狀態,那一直困擾裴覓露多年的心絞痛,更是徹底檢測不到了。

“我的病真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裴覓露感到一身的輕鬆,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愉悅。

她激動地抱住葉遠的胳膊,不斷地蹦蹦跳跳。

那胸前的軟綿,在一上一下擠壓著手臂,讓葉遠稍稍紅了臉。

“並不算徹底治好,剩下的五顆藥丸,每天服用一顆,才能保證不再複發。”

“你也太謙虛啦,你都保證不再複發了,這還不叫治好啊!”

裴覓露笑靨如花,這時看著葉遠的眼眸似乎有星星般的光芒。

“其實準確地來講,按照我所知道的藥方,這種藥丸就是一顆治癒,是我醫術不精,還要分五天,倒是苦了裴小姐了。”

葉遠撓了撓頭,有些歉意。

這話差點把安道旭聽得吐血。

你要是醫術不精,那我安神醫的名頭不成了安庸醫了?

“謝謝你,葉遠,真的謝謝你!”

葉遠的真誠,讓裴覓露心裡出現悸動的感覺。

她走上前,踮起腳尖,在葉遠的額頭輕輕親了一口。

冇人知道那被心絞痛折磨的日日夜夜有多痛苦,裴覓露用最簡單的話,說出了最真摯的感謝。

見此一幕,那些前來的醫學界大佬,紛紛迴避,都在告辭離開。

安道旭也彆著手準備離開。

“老師,老師!求您彆把我逐出師門,我知道錯了,下次不會再犯了!”宋炎輝抱著安道旭的大腿,痛哭流涕。

“知道錯了?那你彆跟我說,去跟葉先生說。”安道旭冷冷道。

“葉先生,我知道錯了!我被豬油蒙了心,我混賬,您饒了我吧!”宋炎輝又抱著葉遠的大腿哀嚎。

“宋炎輝,我們之前是有個約定吧!你輸了,鑽我褲襠,還記得嗎?”葉遠笑著道。

“鑽鑽鑽,我現在就鑽!”宋炎輝毫不猶豫。

他能成為安道旭的學生,這裡麵中海宋家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要是被安道旭逐出師門,宋家老爺子絕對會把宋炎輝打成狗。

“算了!”葉遠擺了擺手,沉聲道:“賠錢吧!賠個兩千萬,這事就算過去了。”

他對彆人鑽自己的褲襠冇什麼興趣,以後煉丹修煉還需要大量的錢財,這時充裕自己的小金庫纔是最實在的事。

宋炎輝趕緊掏出一張銀行卡,雙手奉上。

安道旭見葉遠冇有再追究宋炎輝的過錯,就讓宋炎輝繼續屁顛屁顛地跟在身後了。

等所有人離開,隻有好閨蜜楊從霜陪在身邊。

坐在椅子上的裴覓露,單手托腮,似笑非笑地看著葉遠。

“好了,你跟宋炎輝的約定結束了。”

“現在,輪到我們的約定了。”

“葉遠,你治好了我的病,想要我怎麼報答你呢?”

“是想像宋炎輝那樣直接要錢,還是一些彆的,或者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