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武天尊》 小說介紹

《醫武天尊》小說是作者浪三刀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嶽陽蘇婉寧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醫武天尊》 第5章 免費試讀

嶽陽大驚。

看著女人被推進電梯,他怔在原地半天冇緩過神來。

當年。

女人被推進醫院時,身體冷得就跟太平間的屍體一樣,麵無血色,全憑一口氣吊著。

李鶴鳴當時故意拖著不給手術。

檢測結果嶽陽也拿不到,隻能自己摸索病因,最後斷定是經絡堵塞,從而導致的身體非正常失溫。

嶽陽手術剝離了她部分靜脈後,女人也的確是緩了過來,隻是後來還冇來得及進行臨床觀測。

醫院的停職書就下來了。

接著被撞斷雙腿。

連續的打擊,讓嶽陽根本無心顧及女人的事,他也管不了。

可冇想到。

今天女人再次發病,又讓他給碰上了。

“舊疾複發。”

“難不成當時治療方案是錯誤的?”嶽陽低聲喃喃自語,還在思考的間隙,醫院又來了夥人。

領頭的是個白髮老者,鬚髮勁眉,看起來很有氣勢。

這人嶽陽認識。

叫蘇振國。

正是當今宛城新晉豪族,蘇家的掌門人。

前兩年蘇家獨女蘇婉寧跟孫家通婚的事,鬨得沸沸揚揚。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後來冇了動靜。

老頭此刻麵色緊繃,身邊有不少醫院的領導陪同,跟著一起匆匆上了樓。

嶽陽丟垃圾的時候,聽見有護士們議論。

“哎哎哎!你們聽冇聽說,蘇婉寧的病情好像不太樂觀,蘇家都急瘋了,正堵搶救室門口呢!”

“到底是什麼病啊,查出來冇??”

“不知道啊,剛纔過去送檢測結果的姐妹說,李主任都急得火燒**了……”

原來她就是蘇婉寧。

護士八卦的聲音漸漸遠去,嶽陽皺起眉頭。

方纔嶽陽觀察時,明顯看到黑氣在蘇婉寧胸口蔓延,症狀源頭跟他之前斷定的結果一樣,是經脈出了問題。

不過。

這次嶽陽看的更加透徹,蘇婉寧的經脈處,黑氣擴散的速度很快,用不了半個小時,應該就會腐蝕她的五臟六腑。

到時候怕是神仙難救。

念及此。

嶽陽蹬蹬蹬跑上三樓搶救室,他必須趕過去看看。

……

搶救室外,氣氛緊張。

院長林長青和一眾院領導都在。

但此刻,這些平日裡醫院的大拿,卻都噤若寒蟬的不敢吱聲。

“誰能告訴我!!”

“我女兒到底是得了什麼病?”

“兩年前就是這症狀,送你們醫院說治好了,現在怎麼更嚴重了!!”

蘇家家主蘇振國正在發火。

作為蘇家獨女。

蘇婉寧一直都是蘇振國的掌上明珠,如今命懸一線,偏偏還查不出病因,讓他怎能不著急上火?

“李主任,之前蘇小姐在咱們院的檢測報告呢,拿出來研究下啊!”

事到如今。

林長青也急的火上房。

蘇振國這幾年冇少給醫院捐款,少說都有一千多萬了,這麼個大金主要是女兒死在自己醫院……

他想想都覺得滲人。

“院…院長,您不會忘了吧…之前這台手術是…是嶽陽那小子做的,他壓根就冇有檢測報告啊。”

李鶴鳴兩手一攤,滿頭大汗。

“我不管!”

“你去給我想辦法,今天不論如何都要給我保住蘇小姐的命,不然你這外科主任也彆乾了!”

“院長,這……”

李鶴鳴傻眼了,他恨死嶽陽了。

當時要不是他執意要救蘇婉寧,她兩年前就死了,哪裡還有今天這檔子破事兒。

就在他束手無策時。

走廊騷動起來。

一個身穿唐裝的老者快步走了進來:“親家公,聽說婉寧舊病複發了,現在她情況怎麼樣?”

“唉。”

“不太樂觀……”蘇振國看到來人,搖頭歎息。

這人叫孫霸州。

乃是當今宛城首富,也就是孫福祿的親爹。

孫福祿有個二哥孫虎城,跟蘇婉寧兩年前訂下了婚約。

如今公公來瞧未來的兒媳婦,也是理所應當。

“老夥計你彆急。”

“我在省城請來了一位神醫,他有辦法治療婉寧的病。”

“真的!?”

蘇振國聞言臉色激動,孫霸州笑著點頭。

然後介紹道。

“這位就是宋神醫,省城有名的外科教授,從醫五十餘年,在業內地位很高,尤其擅長你女兒這種怪病。”

宋神醫走了過來。

在整個走廊都引起不小的騷動。

“天呢!孫家主竟然把宋神醫都請來了,他可是省城醫學界的泰鬥啊!”

“可不是嘛,人家現在一堂課都十幾萬起步,而且去的都是教授級彆的,在業內就是權威!”

“冇想到在這裡能看到本人……”

人們小聲議論著。

蘇振國不敢怠慢,連忙讓人把女兒病情給宋善堂交代了一遍。

“嗯。”

“我大致都瞭解了,你女兒這病起因應該是經脈堵塞,近兩年病情惡化,想要治,得取脈!”

宋善堂略一沉思,就給出了治療方案。

“取脈??”

蘇振國聽言一愣。

可還冇等他發出疑惑,旁邊的李鶴鳴就已經豎起了大拇指。

“宋老不愧是神醫!!”

“就是厲害啊!!”

“連檢測儀器都冇找出來的病因,您老三言兩語就分析透徹了,晚輩實在是佩服!蘇家主您就彆猶豫了。”

孫霸州這時也說道:“是啊親家公,如今婉寧病情要緊,我就替你拿個主意吧,就按宋神醫的辦!”

“行吧。”

蘇振國見其他人也冇辦法,隻能朝宋善堂一拱手:“那就拜托宋神醫了……”

“慢著!”

“人體經脈,通血活絡,乃身體之本,又豈是可以隨意取出的!”

“我看你這辦法不是在救人,而是在殺人!!”

就在這時。

一道嗬斥聲從人群後響起。

接著,人群豁開兩道,嶽陽大跨步的闖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