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武戰王》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葉玄楓李雪茗,書名叫《醫武戰王》,本小說的作者是三元吹話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醫武戰王》 第1章 免費試讀

數九寒天,落雪紛飛。

寂靜的天海城夜空,突然被一道巨大的防空警報聲刺破。

緊接著,無數道防空燈瞬間將這座城市夜空映照的如同白晝。

無數人跑出家門,一臉驚恐的抬起頭。

隻見。

城外沉寂了幾十年的烽火台,突然冒出滾滾狼煙,瀰漫在城市上空。

有如黑雲壓城一般窒息。

“他,終究還是動用了戰神令麼……”

有人喃喃低語。

將目光看向城市以北,那個天海第一豪門,李家。

此刻。

李家正堂內,傳來了葉玄楓暴怒的吼聲。

“李崇傑你**!!”

“戰神令乃是西北將士們至高無上的榮譽,是龍國的象征,豈是你能拿來以權謀私的工具!?”

葉玄楓坐在輪椅上,指著李崇傑氣得麵紅耳赤。

而李崇傑。

正是當今李家之主,也是葉玄楓的老丈人。

不過此刻他的臉上卻寫滿了不屑與譏諷。

“葉玄楓,注意你說話的語氣!”

“你一個贅婿,能幫家族做點事,還委屈你了!?”

李崇傑瞪了葉玄楓一眼,厲聲斥責道。

可葉玄楓卻火冒三丈。

“西北軍備儲的訂單事關整個西北將士的後方補給,軍中大事,豈容你當兒戲!!”

“李崇傑你……”

啪!

葉玄楓還未說完,李崇傑上來就是一巴掌。

“你個死殘廢,還教訓起老子來了,你以為你是誰!?”

葉玄楓被從輪椅上抽翻在地,痛苦的悶哼一聲。

而後。

李崇傑一腳就將他腦袋摁在地上,嗬斥道:“要不是我女兒執意要嫁給你,你連入贅的資格都冇有,知道嗎!?”

“媽的!”

“不就是上了幾年戰場嗎?真是給你臉了!!”

李崇傑餘怒未消。

葉玄楓的臉上則滿是屈辱與憤怒,可他動不了。

因為他癱了。

十八歲那年,葉玄楓因家道中落,入贅李家,娶了青梅竹馬的李家獨女李雪茗。

婚後葉玄楓趕赴西北戰場。

戎馬七年,葉玄楓立下赫赫戰功,被封為西北戰神,統領百萬大軍。

同時。

他的實力在這七年也是突飛猛進,一躍成為整個西北境最年輕的武道大宗師。

受此廕庇。

李家也成為天海城的第一大豪族。

但就在上月。

葉玄楓在雁蕩山一役,因情報有誤,被邊境三國合圍。

他拚死強行突破至練氣境,連斬三國大宗師。

卻也因此受到禁術反噬,經脈寸斷,丹田崩毀,成了連個吃喝拉撒都要人照料的廢人。

而冇了葉玄楓的照拂。

李家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就流失了大批訂單。

李崇傑為此著急上火,就將主意打到了葉玄楓的戰神令上。

如今西北軍備儲正在省城招商,按理說葉玄楓作為戰神,拿下訂單乃是輕而易舉的事。

但葉玄楓卻幾次三番的拒絕,終於惹惱了李崇傑。

這才發生剛纔的一幕。

看著這些貪婪的李家人,葉玄楓的心裡徒然升起一種無力感!

他苦笑一聲,向四周看了一眼。

“雪茗呢?”

“我要見她……”

要說如今還能讓葉玄楓在李家有所寄托的,那就隻有他的妻子李雪茗了。

可一下午,他都冇看到她的身影。

“你不說我還忘了,雪茗現在不想見你。”

“等西北軍備儲的訂單成功拿下來,你倆就離婚吧。”

李崇傑神情漠然的說道。

可這話鑽進葉玄楓的耳朵裡,卻是如遭雷擊。

離婚?

雪茗怎麼可能跟自己離婚??

“你胡說!”

“雪茗在哪兒,我要見她!”

葉玄楓情緒激動。

七年戎馬,二人的感情都挺過來了。

如今葉玄楓癱瘓在床,李雪茗更是不離不棄的照顧他。

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離婚?

可李崇傑這時卻拿出一份休書甩在葉玄楓臉上:“這份休書就是雪茗親筆,葉玄楓,你趕緊摁個手印。”

“你都癱了,我不想我李崇傑的女兒後半輩子浪費在一個殘廢身上。”

說完。

李崇傑走過來。

見葉玄楓無動於衷,他頓時火了。

“混賬東西!”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來人!給我逼著他把手印摁了!”

“李崇傑,你會遭報應的!!”

葉玄楓被人強逼著摁下手印,怒火攻心罵道。

可李崇傑卻哈哈大笑。

“報應?”

“我現在就讓你知道什麼是報應!”

“給我把這廢物丟出去清醒清醒,彆他媽到頭來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了!”

李崇傑一聲令下。

葉玄楓直接被李家人丟出門外。

數九寒天,落雪紛飛。

入冬的天海城冷得讓人發抖,可葉玄楓依舊還隻是單薄的衣衫。

冷風吹來,他凍得渾身僵硬。

葉玄楓趴在冰冷的雪地裡,看著近在咫尺的戰神令和休書,這個鐵骨錚錚的漢子終於再也忍不住。

流淚了……

想起曾經戰場上的那些戰友、老部下,葉玄楓滿心的愧疚!

他不想讓他們看到自己如今這副慘狀,更不想讓他們知道自己利用戰神令來徇私枉法。

而想到李雪茗。

葉玄楓的心更是鑽心的疼。

可是。

他卻無能為力,什麼也做不了。

想到這裡。

葉玄楓悲憤至極,用僅有的力氣將舌尖墊在牙齒下麵,狠狠地咬了下去。

噗嗤。

他噴出一口鮮血,飛濺在戰神令上,倒頭昏死過去。

朦朧間。

葉玄楓的腦海裡閃過無數畫麵。

有他和李雪茗花前月下,對飲歡笑,也有他在戰場上廝殺的一幕幕……

終於。

當這些畫麵消失後,他的大腦陷入一片空白。

可是。

就在這空白的儘頭,有龍吟聲響起。

緊接著,葉玄楓的意識彷彿被帶到了亙古,穿越千年,龍國的曆史猶如過電影般在他眼前劃過。

原來。

龍國自古就有十二戰神令,傳承已久,乃是龍祖坐下十二護法演變而成,一旦有戰神隕落,傳承便會被激發,護佑龍國昌盛不衰。

可是龍國繁榮數千年,細數過往,還從未有過戰神隕落,所以封印至今都未被解開。

但就在剛剛,戰神令染血,傳承了數千年的封印像是受到了某種召喚,在沉睡中復甦。

無數丹方妙術、古醫聖典,甚至是絕世功法,刹那間瘋狂湧入到葉玄楓的腦海。

這些傳承在他血脈中覺醒,腦海中自成天地,不斷髮出巋然梵音。

而與此同時。

一抹青色氣旋在葉玄楓胸口升騰而起,不斷修複著他破碎的丹田,受損的經脈。

十分鐘。

半個小時。

三個小時。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葉玄楓咬破的舌尖早已癒合。

而他冰冷僵硬的身體,也正在逐漸的恢複知覺……